沈家御用闲人

【韩叶】但闻琵琶出燕然3

上章呵呵啦~

原谅我是如此慢热_(:зゝ∠)_

3

    “粥不像你熬的啊!”

“我老爸嘛!”

“怪不得叶神吃醋!”

“……你多吃点。”韩晓修无奈,“你性格太恶劣啦!”

我笑笑,让他去洗碗,“你妈性格更恶劣。”

“嗯,”我肯定自己,“斗起来不相上下,喂,亲爱的,你站哪边?”

韩晓修回头笑我,“我肯定站你这边!”

“哦,你以为我斗不过你妈。也是,叶神很厉害,只不过……关心则乱啊晓晓!”

“我是怕我站了我妈那队,你连我也一起撕!”

“……”

他家这个小别墅是日式风格,很公式化,一看就是请人设计的。这俩人真是图省事。两只量子兽卿卿我我的,这两人是看孩子去了还是恩爱去了啊!

韩晓修洗过碗已经快三点,我正看他们家相册,没想到叶神这么爱拍照……

“是小姑拍的,时不时还拿去给粉丝发福利。”

“苏大美女?”

韩晓修点点头,“我带你出去走走?不远就是海边。”

“好啊,来时候我看见有度假村了,以后咱们也办一个怎么样?”

韩晓修黑线了,“大小姐,你刚把我摄影拍来的钱捐给NGO!”

我吐舌头,“以后的,以后的(*^__^*) 嘻嘻……”

他家环境不错,空气也还好,晓晓说这样还能感觉到我们的钱没有白花……

“你还是很像你妈的。老叶的话,肯定会这样想。老韩么,大概会接着捐钱吧。”

“呵呵。”韩晓晓也跟着我们,老叶给它起得名字。听韩晓修说,老韩的量子兽被他叫做小韩,老叶的量子兽被他自己叫做小叶……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这么不知羞!

三四点钟的太阳已经有些式微,我们走到了海边,沙滩上坑坑洼洼的脚印到处都是,看着像是亿万光年外的星星。我们没有再往下走,我靠着韩晓修站着。“你想说什么?”

“告诉我爸妈没关系的。”韩晓修目视前方,不敢看我。这是我们早就商量好的,不能告诉他爸妈,我救他的事。

他家里刚添了新丁,父母恩爱,幸福美满。虽然我有些杞人忧天,但是这么多年走南闯北,我连UN都不敢轻信。“好啦,这件事你不许再提,听见没?”

韩晓修摇摇头,“他们都很厉害,你不用担心。”

“现在还是以强弱胜负决定利益多少的社会么?看你爹妈的比赛就知道了,为了团队赛胜利在组队战消耗对手的、利用主场优势坑杀对手的、以己之短诱敌之长而克之的……”

“你等等等等,我怎么听着,你说的都是我妈干的事儿啊?”韩晓修哭笑不得,我冲他做鬼脸,“他们再强,也只是普通人。他们身上到处都是软肋,我戳一下,他都动弹不得。你看你妈看我的眼神,都快要活剐了我了,不就是让他儿子跟我过个半辈子么!”

韩晓修嘴角带笑,帅得我是要死要活……

“再说了,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是因为我想要平等的感情,我想要的是爱,我可不希望他们因为感恩或者怜悯而让你我终成眷属。你说呢?”

他不说话了。

我靠在他胸前,静静地听他的呼吸从上方传过来。

之前那本相册上正好有一张这样的照片,老叶靠着老韩,只不过背景是医院病房。那应该是龙凤胎出生时候,韩晓修当时跟他们视频,老叶直说要他回家去。照片上的老叶闭着眼睛,我却感觉他很安心。老韩也是,下巴抵着老叶的头顶,嘴角扬起的弧度幸福得刚刚好。

“要不是我急功近利,非要跟那个组,你也不会被我连累了。”韩晓修叹气。

“啊呸!胡说八道什么?你忘了教授提过一个师哥去了Y国,刚过境就被射成马蜂窝了么?这都是命!我怎么跟你说的?我不要你耿耿于怀!是不是你现在根本拿我当累赘!”

“当然不是!你怎么这样想!?”

“笨蛋呆瓜!因为你这样想!”

“……”

“然后你就不停地给自己心理暗示,然后你就会相信自己,慢慢地你就疯了!”

“曲子,你当我没学过心理学呢?”

“……”

现在海边的人不多,大多都是本地人出来玩,看见有人沿着海岸线疯跑,我就又想起刚才看的照片了。有一张排在前面,他们在快艇上,老叶迎风仰着头,手上还把着方向盘。老韩在一边乐呵呵地无奈。旁边林敬言看着方锐指着老叶大骂,远方沙滩一侧躺着几个懒洋洋的大神……他们那时好年轻,丰神俊朗好男儿。

我回头看看韩晓修,只见他抖了一下,对我笑笑说:“咱……回去吧?”


【老叶生日快乐】但闻琵琶出燕然2

上章呵呵啦~

@独曲 生日快乐~~(*  ̄3)(ε ̄ *)

 

2

我突然想起韩晓修的龙凤胎弟妹,弟弟叫叶云起,妹妹叫韩雪飞。

他们出生在冬季,我也是,他们的名字都很好听。

我爸姓要,我妈姓曲,我本名要笃曲,因为证人保护协会的事儿跟不了自己的姓。他弟妹的名字,倒叫我想起《西京赋》里一句话,叫做“度曲未终,云起雪飞”。

我想,我明白未来公婆的敌意是为哪般了。

六十的人了,竟然还这么幼稚!

“没有啊,我不挑食的。”

叶修问我饭菜合不合胃口,哪有什么饭菜?一碗海鲜粥,一碟照烧酱烤乌贼,一碟白灼虾。哦,皮也剥了。

韩文清点头,“嗯,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来时韩晓修给我讲过,说他爸爸老韩特别会做海鲜,正好我一嘴馋,就让他给呼哟过来了。我装乖卖萌,瞪大眼睛给他点头yes,“嗯嗯!韩叔叔真好!”

叶修看了我一眼,我对他也笑笑,“叶叔叔也好!”

我心中大悦,我好像一不小心让叶神吃瘪了!

“小闻的名字可真好听啊!你听听,老韩,闻笃曲,太有深意了,谁给你取的名字啊?”

叶神的心脏模式我可是早有耳闻,我一个学新闻的,这个叱咤风云的人物还没点儿关注?“呵呵,是吧?好多人都说我名字好听呢!”

叶修也笑,他说,“哦?我也想知道谁能取出这么好听的名字呢?”

“是我爸爸,”查户口的令人神烦,“不过他和我妈妈都已经过世了。”

我注意到韩晓修给他妈打眼色,便笑笑说,“没什么,他们都是警察,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公殉职了。那个时候小,还没什么依恋。”

这话听起来,会让人觉得我冷酷。但是我诚实啊!我未来公婆都喜欢诚实的孩子!因为他们务实,说到做到。

果然,两人都没再问下去。

其实我也只是知道他们因公殉职……别的我就不清楚了。

见韩晓修握住了我没拿碗筷的左手,叶修问:“哎呀,儿啊,你怎么把小闻的手套忘了摘啊?”

哼!心脏叶!

你要问“怎么还带着手套”,我就说“忘了摘”;你问“怎么忘了摘”,我就一定会说实话了吗?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嗯,我有皮肤接触恐惧……”

耳边炸响,好像是宝宝们哭了。因为实在是猝不及防,聒得我两眼黑了一下。

对面那俩人互相瞪视,最后叶修耷拉了眼皮说:“老韩我好困。”

韩文清瞬间脸就黑了,好么,正版钱包脸登场。

餐桌另一面,好像是老韩给老叶来了一脚,老叶抱着老韩的腿,腻腻歪歪,“老韩~~~”

尾音颤了三颤……我就一口乌贼梗在了喉咙口……

“叶修!”

直到他们上楼去了,我和韩晓修才喷笑出声,太搞笑了!叶神怎么可以这样玩!

“闭嘴!”老叶呵斥了我们。然而……房间隔音不错。

我什么都没听到。

 

 

称呼变了哟~

TBC

【韩叶篇】但闻琵琶出燕然

设定

预个热先,(*^__^*) 嘻嘻……

看我叶人生圆满笑看人间~~

欢迎来吃~~

 

下面大部分是背景介绍商量好久好久的……_(:зゝ∠)_

还有这篇主要是第三视角,人物偏见肯定少不了,求轻拍勿喷

 

楔子

叶修和韩文清几乎是同时听到韩晓修停车下车的。也是同时听见另一个人呼吸的。

“老爸!开开门!我回来了!”韩晓修小声叫了一句。

叶修五感虽不如韩文清厉害,但这么近还是可以应付的。自认老爸的叶修一马当先,正要给儿子一个亲爱的拥抱,就被亲爱的儿子给躲了去。

他怀里有个人。妈的,女人!

“哟,晕着呢?”=“哈喽!你好!”

“妈!”韩晓修无奈。

“滚蛋!再乱叫揍你!”叶修抬拳吓唬他,扭头开启了心脏模式,“老韩,过来接一把!”

韩晓修只得无语接招,他怎么会让人碰他的女人?就算他愿意,哨兵的占有欲也不愿意啊!他老妈真是心脏!太心脏!“不用不用,爸,”韩晓修乐乐,“您帮我把车上东西整进来就成!”

“行呗!”

叶修跟儿子擦肩而过,鼻尖一缕馨香飘散,他回头看,刚安抚好宝宝们的韩文清正从楼上下来,跟韩晓修说,“一会儿给你妈解释解释。”

叶修的舌头搅着嘴里的棒棒糖换了个边,拉开车门,“我勒个去!你房车啊!?”

“闭嘴!”

“老韩你凶我。”

“……”

“罚你哦~把东西都整屋里去!”

叶修随即摇头晃脑地进屋去了,给韩晓修倒了杯水。

韩文清瞪他一眼,三下五除二,迅速将车上的行李搬进房间。韩晓修正给那女人脱鞋。两人这才发现这女的打扮得不透风,脸上就露了俩眼睛,现在还闭着。口罩围巾手套一个不落。摘了口罩后看着长得还行,就是身量小,跟韩晓修一搭配就是小鸟依人妥妥的。

叶修撇嘴,还挺神秘。

下楼时候,韩晓修就被他问得不耐烦,“等她醒了再说!”

叶修停顿,韩晓修瞬间尴尬,“爸,我都答应人家了,等她醒了再说。”

“儿啊,你的量子兽呢?”

语音才落,就见一只精壮的雄狮在叶修脚边转悠,神态慵懒。

“韩晓晓你又胖啦你!”叶修搂着狮子贴了贴亲了亲,抬头瞪韩晓修,“一股子女人味儿!”

“……”

客厅里还有一头狮子,比韩晓晓壮实许多,眼神里更加沉实。它脚边趴着一只雪白的天竺鼠,头上顶着半片胡萝卜菜叶。两只量子兽安安静静,时不时蹭蹭对方,时不时起来绕圈。

回家真好,韩晓修想。

 


1

我醒来的时候,韩晓修就在我旁边闭目养神。他今年和我同岁,人却是少年老成,而且少言寡语,神色严肃……没错,跟他爸一样,是个小钱包脸。

对别人是这样,对我他可不敢。

“笑什么呢?饿不饿?”

我贴上去,透过他的肌肤感受到他强健的心跳,慢慢安下心来。

“这就是你的房间?”

韩晓修的房间很简约,墙壁上是新的暖色墙纸,床铺上都是阳光的味道,窗帘软趴趴地垂着。房间很大,五脏俱全,衣柜书桌书架卫浴都齐备。

他递给我一杯水,“感觉还好么?”

我点点头,“你爸妈呢?什么时间了?不会还等我吃饭吧?”

韩晓修嘴角抽,“谁能让我妈等着她吃饭?”

“……”我喝了水,带好手套跟着韩晓修下楼,隐约间听见争吵声,抬头便见韩晓修扶住了墙……“你怎……”

“……别太偏见!”

“我这叫谨慎!”

“你什么时候这么钻牛角尖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不走脑子了?”

然后就没了声音,我下去看,正看见韩文清一手拎着叶修的领子一手托着他后脑勺,俩人吻得不可开交。韩晓修咳了咳,气氛……好尴尬。

“韩叔叔,叶叔叔,我叫闻笃曲,是晓晓男朋友。”我对着他们小鞠一躬,“贸然来访,实在抱歉。”

我抬起头来,他们俩都是拧着眉盯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这样的人,身体弱就很令人奇怪了,偏偏还有点闷骚的性格。他们不喜欢我,这很正常。但是,一见面就撞见公婆恩爱,这实在不太好消化啊。

靠近阳台的沙发一角趴着三只量子兽,韩晓晓我认得,这只狮子特别懒。另一只雄狮,应该是韩文清的量子兽,而另一只……软萌软萌的荷兰猪……恕我直言,这实在不符合叶神玩世不恭的画风!虽然两个人吵得难解难分,但是两只量子兽可是亲昵的很。

Q市临海,五月底也还不热,眼下快要封海禁渔,海鲜都涨价了。他们家就住海边,呼吸间都能闻见海风。我也是Q市的人,从小学到初中都跟韩晓修同学,追了他六年多。后来我向导醒觉醒,终于还是因为身份特殊被UN带走,接受了三年训练。大学之前我回去了一趟,他那时也觉醒了,是个哨兵。大概是相互熟悉的缘故,韩晓修被我吸引,一不小心我们俩就精神结合了。

韩晓修后来跟我到首都念了新闻系。他社会正义感特别强,新闻触角更是灵敏,早早被教授们看好。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跟家里解释的,毕竟他是荣耀史上第一代斗神和拳皇的后代。

我则是更喜欢幕后,我喜欢操纵的快感。作业里他想做什么报道,我就给他策划,给他联系采访对象,帮他剪片子。偶尔也会跟UN出个任务,总之,那段日子里,我特别快乐。

后来,实习的时候,我们跟着首都电视台去了地震灾区。

谁知道呢,命里有此一劫吧。我们的车在山路上开得稳稳的,余震来得很猛,停车时我们没发现什么不对。过了一会儿,又一次余震来袭。这个时候,山体滑坡了。我们电视台和救援队的车队全都被压垮了。

韩晓修保护了我,我根本没受伤,但是我感觉不到他,周围一片黑暗,砂石混着玻璃碴子在我们身周跳舞。我叫他,他不理,我努力贴上他的脸,才发现他心跳已经停止了。我当时吓傻了,直接放出精神体给他治疗。

废了半天劲儿,韩晓修才起死回生。

我特殊是没错,但是我也有缺点,我那时还没有掌握好能力。我没有强制治愈的本能,但是一旦我的精神体放出来,我就很难抑制它。那天的滑坡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因为方圆十里的伤员被我救了个遍。

然后我就这样了。我现在算是半个废人。UN让被我救下的所有人都签了保密协议,他们怕我被恐怖组织抓去做研究。

曾经我最小的理想就是隐瞒身份跟韩晓修作一辈子揭露社会黑暗的毒舌夫妻档节目。后来连这点小愿望,我都满足不了他。韩晓修为我放弃了他的未来,转头便挎上了单反,说要带我亡命天涯。因为照顾我,这八年里,他没回过家。

他不像我,他还有父母。这也是我当初救他的根本原因吧。听说叶神也很多年没回过家?

听韩晓修说,他爸妈退役后做了侦探……还听他说,他妈是真正的柯南体质……搞得我现在还很害怕。不过,听他说,弟弟们还小,所以这三年他们又淡圈儿了,准备环游世界……这难道不是“走到哪儿命案就在哪儿”的柯南节奏呢?

今年他三十而立,他妈急召,于是我才出现在这里。

只不过,这隐隐约约的敌意告诉我,你们的叶神特别特别护崽子……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