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御用闲人

Day41 6月21日 天气多云,心情更忧

Day39    6月19日   天气阵雨转晴,心情疲惫

节后第一天,联盟急召,不得不回我的公寓了,世邀赛预热开始了。

刘小皓不再是心肝宝贝开心果了,他简直是个小拖油瓶,还是那种只舍得偷偷埋怨一小下,根本无法大声跟他吼的那种。

当时我正在拷贝资料,刘小皓顺着我的手爬到了我的旧电脑上,我知道苹果的触控板对他来说就像溜冰场一样,但是!他滑倒之后,大笑着扶着触控板站起来的时候!把我的文件!移到了废纸篓!

我在那一刻就像老头子附体,十分想抽他屁股。

吓死我了。真的。心跳骤停。

虽然找回了文件,并且我有备份。



Day40    6月20日   天气晴,心情忧

昨天还好,今天他在我的公寓表现的十分躁动。

我想了半天,他大概在找我爸和钢琴。

我拿手机给他放音乐,一边给他讲,“我们现在在自己家,如果你想老头子,我们可以给他打视频电话,下个礼拜我们再回去看他们。”

刘小皓正跟着《小星星》摇头晃脑,完全没给我该有的反应。

等他累了,想歪倒的时候,发现没有了熟悉的摇椅和脖颈,迷茫了一会儿后,慌张地朝我扑过来,整个人抖成了帕金森。

我赶紧给老头子发视频,让他跟刘小皓说说话,刘小皓先是看了看我,然后主动地,伸胳膊冲着老头子,“ha~”


Day41    6月21日   天气多云,心情更忧

联盟再一次打电话催我,我苦恼至极地看着刘小皓,想到阳台后面刚装上的吊床,一时心如死灰。 

我把老冯约了过来,保险起见还带上了我爸。这让昨天跟老头子聊了一个小时“ha~”的刘小皓很开心,躺进他手心里都不愿意翻身。明明老妈和叶秋更疼他……

冯主席没太震惊,但他很忧虑,觉得这小家伙会影响选手训练。

我表示了赞同。

老头子回家的时候,刘小皓十分不爽,不仅又哭又闹,甚至还咬我。我觉得这种表现值得一训,就把他抓下来往茶几上一放,“咳咳,刘小皓!你也……”

他就嚎上了。

正好老头子发视频报平安,听见他哭就骂我:“你多大个人了欺负他这么小玩意儿!”

“……”

刘皓一看屏幕上是老头子,抱着手机就哭啊,呵呵。

你也不想想天天晚上在谁手心里睡?!

我给老头子说好了,一会儿安慰刘小皓不哭了,再给他回复。

然后无奈抱起他哄着,这祖宗,真训不得,“好了,别哭了,我亲亲好不?”

刘小皓犹豫了一下,抹了把眼泪才吵我伸手,委屈的呗。

这家伙甚至会影响我带队。

晚上带他在吊床上睡的,听着《悲怆奏鸣曲》,我想起刘皓来。那傻徒弟,每次我训他的时候,自以为脸上是虚心,其实眼睛里都是不服。



在考虑要不要带别的选手玩(>﹏<)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