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御用闲人

Day25 6月5日 天气晴,心情恨


以前没离家的时候,过生日总有老妈亲手做的蛋糕,回家后更甚,每逢节过年必有一例。那天我接了几个电话,祝我生日快乐的,一眼不查,就叫刘小皓偷了腥。当然罪魁祸首是老妈和叶秋,他娘俩给刘小皓喂了半盘子奶油。搁我想,非得撑他个好歹。

那天夜里在我手心还好好的,第二天迎客宴宾,我不得不将他放在房间里让他自己玩,说好隔一会儿看他一眼。白天还好,傍晚跟叶秋和老妈她们玩儿的时候就蔫儿了,我抢回来后又跟他亲了亲才睡的。

半夜里他就哼唧上了,泪水淌了我一手,捂着肚子蜷缩成一团。

我开了夜灯起来给他揉肚子,又亲又哄挨到了天亮。大家听到刘小皓肚子疼都很震惊,不过看他现在睡着了便都放了心。下午他开始发烧,我们不停用凉水给他擦手脚,反而令他更难受,天黑之后更是疼到打滚,哭声也比上回痛苦。

老头子打完电话就叫叶秋开车往医院赶。跟院方沟通这种脑残机密,让他看起来又蠢又高大。

医院到处都是监控,叶秋说还不如找医生到家里,省的麻烦人家技术员。

我说:“给刘小皓安排个核磁吧。”

老头子拍了拍我肩膀,“先去见大夫。”

院主任见到刘小皓后很镇定,望闻问切几分钟就说刘小皓吃坏肚子了。老妈这才恍然大悟,说她给刘小皓吃了奶油,老头子狠狠瞪了她一眼,被她掐回去了。

刘小皓病中最忌别人碰他,一碰就嚎,院主任刚才拨弄他一下就被他的哭声吓了一跳。

我跟叶秋留下来排队。他说:“他身上有金属吗?别毁了机器。”

“我很生气。”

“对不起嘞。”

“不是你,我自己。多看他一眼就好了。”

叶秋没说话,他知道我没说完,“我一旦对他不尽心,他就会病倒。上次也是,光玩荣耀没顾上他,他就发烧了。本来吃了奶油那晚上也没事,第二天把他单独放房间里才病了的。”

“不要自责,这是好事,这么多年你身边终于有了别的牵挂,还是吃可爱多长大的活物。”

叶秋还要工作,我就叫他找个病房歇了,我捧着刘小皓坐了一夜,一边安抚他,一边给他揉肚子。 完全陌生环境下,他十分不安,迷迷糊糊睁眼闭眼地看我,叫人好不心疼。

早知道就片刻都不离手才好。

做检查的时候,只要刘小皓一挨机器,他就嚎,嗓子都哑得不出声了也干张嘴使劲儿。我又急又忧,不能放过这次机会,“打麻药吧。”

院主任也不知道多少剂量合适,用的是往鼻子里喷的麻醉,给刘小皓喷了半下,让他睡了两天。

核磁的目的是想知道刘小皓的身体构造,我们在操作室那边,看到了放大后的图像。

回想起来虽觉神奇,但不无伤心。院主任扫描了他身体的每一处细节,都和我们人类一样。

院主任给的处方就是多喝热水发发汗。回到家后,我睡了一整天,仍不敢置信。

昨天刘小皓醒了,一脸虚弱无助,再亲亲抱抱的话,我还怎么好意思,任他撒娇也不为所动。后来他急哭了,我只好去亲了一口。但他委屈地看着我,我只好勉为其难不计前嫌,给他亲了个爽。

本章身份伏笔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