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御用闲人

Day13 5月24日 天气晴朗,心情忧郁

今天刘小皓状态不错,早上醒了抱着我大拇指不放,有劲儿了。但是昨天一天一夜加今天一天,刘小皓都没站起来过,还是虚弱极了。我很担心他就此变成真娃娃,所以就一直看着他。昨天给他敷了半天湿纸巾,才勉强退了高热。后来下午又反复,我手忙脚乱忘了关水,险些酿成大祸……夜里倒是安稳了,我也不敢睡,直到早上他睁眼,惯例啾啾之后他就哭了,哼哼唧唧不出声,自己憋着。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把我心疼坏了。

昨天跟沐橙视频时也把她急坏了,恨不得舍了比赛飞过来。但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照顾刘小皓,我甚至怀疑当初打开盒子是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他只是个活的玩具。我再怎么把它当责任、当义务,他也不能给我当儿子。

可他以一种陪伴的方式出现,乃至生存,这让我在付出关爱的过程中迅速习惯。才十天,就已经如深入骨血般难放下。

昨天叶秋下班后过来看刘小皓,得知他发烧后立刻要求去医院,我都懒得跟他费口舌。他又提议去部队医院,我有些犹豫,再等一天,明天要是他还这样,那我也没别的选择了。期间叶秋想抱抱刘小皓,都把他弄哭了,真的是一碰就哼唧,不知道的以为他手上长刺了!

他回家后,老妈就发来视频了,骂我没照顾好刘小皓,然后自然而然牵扯到荣耀与对象,无力反驳……最后她要求看刘小皓,我只好把手举起来,刘小皓翻了个身背对镜头。

老妈发出一声尖叫:“啊!他瞪我!他讨厌我了吗?When?Why?How?”

我看眼下时机大好,没忍住就小小利用了一下,“一定是他听见刚才您骂我了!不高兴啦!”

老妈:(♯`∧´)

叶秋凑过来:“混蛋哥哥!好好照顾他啊!明天我们过去!给你带好吃的!”

刘小皓在我手心里蹬了蹬腿,我低头见他在看我,笑着应了叶秋的话,老妈又祝福了几句才挂断。 

我怕睡着,晚上便开着夜灯,刘小皓睡得还行,小肚皮一起一伏,呼吸轻慢缓缓。每当我仔细看他眉眼,都觉得他像极了刘皓,我直觉这不会是巧合,可内心里并不想迈出那一步。

熬了一夜,我也很累,总算刘小皓有了些精神,没像昨天一直闭着眼睛,但叫他起来也很失败。

“怎么就生病了?”

刘小皓拿脸蹭我拇指,我拿拇指蹭他小肚瓜,总算笑了。

“不难受了?”

刘小皓撅着脸冲我啾啾,我还得隔空啾啾回去,幼稚鬼。

下午叶秋早退,接着老妈来我家了,给我拿了一摞米稀、给刘小皓带了两大盒燕窝,还帮老头子给刘小皓带了一罐铁皮石斛粉……

叶秋给的是人参……是想给刘小皓当玩具吗?

刘小皓虽说有了些精神头,但仍然不愿意出我的手掌心。他们俩很失望,逼我表演亲亲蹭蹭隔空啾啾,心好累。

不过看到刘小皓恢复活力,让人很安心。

以及,大家都假装不知道刘小皓不吃东西,让我很佩服。

晚上睡觉前刘小皓似乎精神过头了,搞了一种四肢都缠在我拇指上的姿势,我变个点赞手,他还正好坐我食指上,然后笑了五分多钟呛着了……

病好了,没差。



因为前天老叶只爱荣耀,不爱刘小皓,于是他就生病了。

囧rz神逻辑概括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