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御用闲人

【叶皓】我乃人间琢玉郎·上

联文生贺,抛砖引玉 @沈家十三  @青石 花咲 




“抱你去洗澡吗?”

“先躺会儿。”

“不舒服?”说话间,叶修的手已经探至刘皓额头,只摸到一手汗,并没有发热。

刘皓闭着眼睛,一切都心安理得。

叶修就着支起身子的姿势看着他。最近他经常这样做,很不由自主地,就会看着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还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那一套,反正皓皓总是好的,好在哪里,却说不清。

刘皓抬眼撞进叶修的目光里,“怎么了?不去工作?”

叶修眨眼一笑,“工作哪有你重要呢?”

“少来了你。”

是了,在一起这么多年,叶修有多爱工作,恐怕没人比刘皓看得明白了。刚开始是工作没告一段落绝不进卧室的,但为保证夫夫和谐,叶修就先把他哄上床,恩,爱,一番后再去工作。记得那时正是他“食髓知味”的阶段,一个姿势换另一个姿势过了瘾,不做得刘皓泣涕涟涟才不放手,事后抱他去清理的时候,刘皓经常是昏睡过去的。倒是叶修死活睡不着觉,自以为还沉浸在快,感余韵的云霄飞车当中,其实是睡前没工作有些不习惯,事情还剩一半就总会让他心里痒痒的。

好在并不是每天都“淘气”。

刘皓发觉的时候,是觉得叶修总冷着自己,但想想做,爱的时候又不像那么回事儿,想来想去想不通的时候,还是叶二少一句吐槽点悟了他。叶秋说:“皓皓你太令我失望啦!我可是一直期待你能治好混蛋哥哥的「工作发狂症」的!为什么他有了对象还这么爱上班!”

叶修真的是除了工作就是回家工作,现在就是多了个恋爱生活,他应该是还没意识到这些转变吧。

结果,虽然刘皓想得明白,但心理确实还会不爽,总会产生“恋爱伊始就已经在情人眼中失去了地位。”的想法。于是,他也开始为工作发狂,准备开一家火锅店。

跟叶修商量,是想让他问“为什么”,可是叶修说的是:“好啊!这个想法很不错!”然后在这个话题中度过了整个漫漫长夜。在他选址那几天,叶修明显更忙了,而写似乎十分乐意他也在书房一起忙,邀他共享办公桌。

刘皓这才发现,原来叶修也在忙选址,一个比一个黄金。他却还在心里龌龊: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来帮我……

叶修见刘皓感动得要哭,连忙调侃道:“也不看看你老公我是干什么的?我叶修的男人值得拥有一切美好!”

刘皓红着眼睛扒拉开书桌上乱七八糟一堆图纸,伸手就解他的皮带扣,威胁道:“再不动手我就哭给你看!”

叶修邪笑着给他一句:“反正你也会被,我,干,哭的。”

“……”刘皓表示并没有被撩到。

事后,刘皓哭得眼睛红肿,嗓子干哑,在被叶修抱回卧室的途中,跟他坦白了,“我不喜欢你把工作放在我前面,要等我睡着了你再去书房。”

叶修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答复:“好。”因为他在想:为什么我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

后来叶修尽量不把工作带回他们的小家,但只要晚下班就又会忍不住想刘皓会不会觉得寂寞,只好回家去做。可惜天意弄人,刘皓的火锅店人气十分火爆,他这小老板十分享受,常常忙到九、十点钟才放手回家。

叶修“扑空”的次数多了,便会去店里接人,吃过晚饭一起回家,有时步行,路上聊一聊生意经,但常常是刘皓若有似无地跟他撒娇,像是“店里客人好少啊,给你员工拿些优惠卷吧!”、“今天站了好久,腿疼脚也疼啦!”、“心好累,不想开了。”……

叶修说:“那你还想……”

话没说完,刘皓便接道:“我想你啊!”

叶修一愣,牵着他的手笑意更浓,“我啊,我也想……干,你!”

……

刘皓眼看着叶修莫名笑了起来,警惕地问:“你再想什么!?”

叶修没告诉他,在他额头安抚地一吻,“睡吧,我陪你。”

“哼,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啊?是不是想我出糗呢!”刘皓抬手轻轻往后怼。

叶修大手包住他的胳膊肘,“我想起来,你第一家火锅店刚开业的时候,有一次,我接你回家,你说:「我想你啊!」”说完就盯住刘皓的脸,只见他才退却红潮的脸又漫上薄粉,嘟着嘴抱怨:“陈芝麻烂谷子都老掉牙了!”

“你可不如当年勇了哦!”

那时青年双眼晶亮,街灯映在他的眸光里已然失色,而今回味起来,只觉得自己得遇良人,何其有幸。

他们寻了个阴暗角落,在背后的灯火中像是两只困兽彼此相拥,热烈亲吻,激情,放纵。

那天回去之后,刘皓大病一场,高烧不退之外,还有后背上遭墙砖磨皮的一片血痕。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刘皓都没让叶修接过他。双方都默认尴尬,默契自己回家,严格按照政,府工作时间作息,“淘气”的姿势都乏善可陈起来。

然而谁都没觉得对方在爱情天平上吝啬过一分。





实在是忙,只好分上中下,先开个头慢慢还

说好的四层蛋糕都没空做了哭唧唧

就等着十三给我小甜饼过日子了_(´ཀ`」 ∠)_

最后要祝皓皓生日快乐呀!

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想给你的都给你了,没想到的慢慢来。

以及谢谢大家,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ˉ︶ˉ*)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