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御用闲人

【叶皓】相亲尬聊之后续--柴米油盐酱醋茶12345

番一:柴米油盐酱醋茶(生子之前的日常)

请大家注意随时会有原地更新(;´Д`A


1

复合后第一个夜晚。

刘皓连哭两回,眼睛实在难受,叶修便去给他买了几盒蒸汽眼罩,刚给刘皓戴上,他就睡着了。 

叶修斜倚在床头看着他。

床特别大,起码能躺下四个人,墙对面是壁挂电视,侧面是落地窗加大阳台。一切都是刘皓曾经描绘过的设计。

他对双人被有着超乎常人的执着。以前在一起时,就跟叶修憧憬了不下十遍,如今终于同居,叶修才明白他的小心思。

两个人盖双人被自然而然就会拥抱到一起。只是夏天也忒尼玛热……

刘皓一身大汗踹开被子,挤开叶修,敞着肚皮重新睡。

第二天早上醒转,他和叶修抱成一团。才刚复合便是幻想之景,他做起来看了看,有些真实,又有些虚假,随即他就打了个哆嗦!空调几度啊大夏天这么冷!!?

叶修见他缩回来了,遂将他抱住,带着笑亲吻他的唇角,“早啊!”

“……”刘皓表示十分尴尬。他还没做好准备,刚刚决定答应他的复合选项就睡一张床上了,刘皓强烈要求缓冲。尤其是,他意识到了一个于千万男同胞又爱又恨且亘古不变之困扰——晨,,BO更尴尬了啊!!!!

反观叶修就和不受困扰似的风轻云淡,“睡得好吗?眼睛难受吗?”

刘皓眨眨眼,“嗯,难受。有眼药水吗?”

叶修从床头柜上摸了一个来。想要叶修下床的刘皓借着滴眼药水的机会翻了个大白眼。

“把空调弄上来吧,屋里真冷啊。”

叶修用手机关了总开关。掀开被子都嫌冷的刘皓还在企图令叶修不得不起身……

叶修又吻了吻他唇角,“我们又在一起了。”

刘皓的晨,,BO瞬间就不尴尬了,“嗯。”

叶修瞧他神色淡淡,心里多少知道他仍心灰意冷,于是只得安慰:“皓皓,宝宝,我以后永远宠着你,保护你,什么都听你的,你放心吧。”

刘皓冷静不少,但也感动,他说:“我……你让我慢慢来吧。”

“不行,我慢不了,我给你攒了这许多年爱意满满,哪能慢慢给你?你说对不?”说完又偷了一下脸蛋,啾得一声。

刘皓愣在这一声里,印象里的叶修从来没跟他说过情话。

“随便你,反正我不想吃避,孕,药。”

“……那就生下来好不好?想想就忍不住期待啊!”

“叶修,你别说了。”

叶修搂着他的手瞬间收紧,“对不起。”

因为O很容易受,,孕,所以之前在一起的时候叶修总盯着他吃药,哪怕带,,,套了也让他吃。是怕影响他职业生涯。但是后期对他影响很大,发情期总是迟缓,偏偏叶修对此乐见其成。不是没有为此吵架,但是刘皓知道叶修是为他好,所以怎么能怨自己爱上一个心冷过霜雪的男人呢? 

“与其说是为我考虑,倒不如说是你故意要我看见你的冷漠疏远!你就是不爱我!”——言犹在耳,不管过了多久,就是消磨不散。

刘皓闭着眼,“你不会像我爱你那样爱我的。”

“在我每天想起你想得全都是恶意的你的时候,只要你朝我伸手,我还是点头答应了。”

“复合的情侣千千万,真正共白头的人又能有几个?”

“我想囡囡了。”

叶修没说什么,起身去捞猫了,回来仍躺在刘皓边上搂着他。复合之前叶修问过自己,刘皓绝不会是当年的刘皓,这样也爱他吗?

“皓皓,宝宝,跟我结婚吧。”

刘皓则是出乎他意料的平静,摸着囡囡一言不发。似乎连猫咪都心疼他,竟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刘皓的手。刘皓这才有了笑模样。

“我养囡囡那天,是刚打完抑制剂,听说过吧,为单身O特别研发的半永久型。”

“你……”

刘皓看了看他,“你就像是一个放不下的念想,其实还不如一只猫来的实在。这场复合只不过是临死前的空欢喜,回光返照罢了。”


2

单身的叶总是个二十四孝工作狂,夜里不到十点不回家。……有了对象的叶总是个偷懒王,过的是朝九晚三,中午回家不一定回来的生活,并且还在联盟那边彻底践行周六日双休制。

刘皓比他规矩多了,喻主席让怎么上班就怎么上班。就是走哪儿都带着囡囡,从不把猫放叶修手里。

那天的对话是以叶修亲了他的无名指为结局的,刘皓忍不住给自己无Fuck说,虽然说是想虐虐叶修,但是这只手简直就是叶修下不完台阶啊!!!永恒的王牌!!!

刘皓的假期也没几天,正好到夏休结束,叶修这些天给他置办了不少东西,让他直接就住下。刘皓也没反对,反正他孤身一人,房子也不会跑,还不如趁这几天假期好好休息一番。衣服鞋帽全都是叶修买的,刘皓看着叶修给他花钱就高兴,没一点儿心理负担。有时候想起叶修当年的冷漠无情来,便张嘴要这要那,看叶修着急忙活。

那天叶修说下楼给刘皓做吃的,其实自己收拾了下情绪,一会儿心疼一会儿后悔,淘米的时候一锅水米全都进了下水道。思来想去实在没办法了,让助理找了几个私家侦探。

半永久型抑制剂就像疫苗,固定时间内注射一次,期间信息素停止分泌,“隐藏”发情期。有三个月、半年和一年这三种期限可选,副作用不大不小,注射前后卧床一或三天,高烧不退。

叶修当时挂了院主任电话后就把办公室里能砸的全都砸了。他甚至想把刘皓也砸了,看看他脑子是不是烧傻了。最该砸的是自己,“啪”地给自己来了个耳光。

叶秋一进来就笑哭了,问他哥得了什么病。

叶修一五一十说完后,叶秋还是一脸嘲笑。

“混蛋哥哥,我记得聚焦访谈有一期讲的就是这个东西,商品出现是因为需求,独立自主的单身O为了避免型骚扰都会去注射。”

“我听说你请了私人侦探,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你还是别给办公室翻新了,还能省几笔装修费。”

叶修怕哪天刘皓过来,第二天就把办公室复原了。

事实上刘皓可没时间去看霸道总裁,他在喻文州手下当文秘。因为空降身份,被一众同事嘘寒问暖一个多礼拜了。多亏了叶修,令他入职第一天就出了个风头,那天是本赛季各大战队工作重点汇报,出席的多是高层领导。秘书处派刘皓去沏茶倒水,本意是想给他个露脸的机会。结果叶修一见刘皓提着水壶推门进来,就想过去接下来。

还是喻文州早有准备便拦了他一把,扬声道:“诸位,时间紧迫,咱们这就开始!刘秘书进来做个会议纪要,把水放到桌上,大家自便吧。”

中场休息时,叶修就凑到刘皓那儿,又是捏肩又是倒水的伺候,吓得在场没一个人敢去厕所,犹以呼啸的老板出的虚汗多。

后来叶修就开始筹划着办个什么Party,把刘皓的身份公之于众。

奈何男主角不配合。



3

还有一件令叶修十分郁闷的事,就是刘皓不愿意见他家人,别说爷奶爹妈,连叶秋都不想见。除了工作上会遇到的荣耀老熟人,他也只是跟方锐他们几个同期的亲。一点儿也不爱出门,除了乖囡没别的爱好。

在叶修看来,虽然宝贝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但总有种失真感。于是他想方设法带他到处溜达,跟预料中不一样的是,刘皓反而有诸多不耐烦。

“我就想在沙发上陪猫看电视,你非得出来累个半死不活!”

叶修再次意识到,刘皓真的变了。无奈之下只能带他回家了。

刘皓不愿开车,叶修也不愿他去挤地铁,于是每天当他司机鞍前马后,拼了命找话题想跟他多说说话。刘皓则是没了酒劲儿丝毫不敞开心扉。除了猫,其余皆是身外可弃之物。

“说起来,你和乖囡都没有水土不服啊!”

“嗯,囡囡很坚强。”

“也是呢,囡囡很精神。”叶修瞄一眼刘皓,“把他一直放在笼子里拎着很闷吧,放出来抱着也行啊!”

刘皓警觉地看着叶修,说:“因为这样它被我弄丢过,所以安全第一。”

叶修右手握住刘皓的左手,看了看在后座笼子里安分守己的小短腿,“我刚就在想,要是没了乖囡你会怎样。”

刘皓坦白道:“我那段时间瘦了十来斤,一个礼拜才找回来。它跟一群野猫在公园里欺负流浪狗,没心没肺的。”




4

刘皓说,周泽楷要来看他。

言下之意是问他能不能请周泽楷来他们的家。

叶修没打算给他絮叨他自己也是主人之一,只说他可以帮忙下厨。但是为表诚意,需要刘皓奖励一个亲亲。

= - =

刘皓也不是不知道叶修的不安,只是他顾不上,他比他还不安。但该撩就撩,不怂。于是他摸着叶修的下巴,在他嘴边一触及收。

叶修等得就是这一刻!跟着刘皓“收手”的方向追过去,一口咬住了他上唇,趁他作痛便一鼓作气,舌头滑进了另一个口腔。

该陌生吗?

不,不,怎么会陌生呢?这是他唯一贪恋之人,他熟悉他每一颗牙齿,还有他被坚决保卫着的柔软的舌。

刘皓每稍作回应,都如火上浇油,令叶修得寸进尺,只得瘫坐在沙发上等着这无耻A想起什么叫“善解人意”。

可惜他错了,他等来的是叶修将计就计,腿侧的硬物就像是炮烙之刑。

刘皓猛地推开了他,喘着粗气,面红耳赤,“离我远点儿!”

叶修吓一跳,忙牵他的手安稳:“对不起,皓皓,宝宝,我没把持住。”

刘皓没躲他,“我学过空手道,你小心点吧。”

叶修本来想笑,可刘皓的手温变得冰凉。他问:“为什么?学着放狼?”

刘皓没犹豫,“单身、独居、流氓最爱。不发情只是让不轨之徒没有可乘之机,真遇到歹徒,谁在乎你是男是女是A是O?”

叶修将他搂进了怀里,“我来了,皓皓,我回来了。”

刘皓突然有些头晕,想推开他又没力气,说出的话都只剩气音,“叶修……我难受……”

像是灵魂被困在别人的身体里,身体不再受自己控制,看叶修急的像只丢了食的猿猴一样还挺想笑,片刻后他便失去了意识。




5

大夫说,他的信息素在他的腺体里冲撞,但因为抑制剂的关系不得释放,所以身体自发沉睡,以期信息素得到平缓。

不能让他这么激动。有一就有二,但谁也不无法保证下一次还只是冲撞。

刘皓醒时已经回到了家里,叶修给他盛了白粥,将病情原委给他说了一遍。刘皓点了点头,看他脸色也似大病,便好言安慰道:“我没事了,睡一觉就好的,也不用去医院,不用担心,你一夜没睡?”

叶修一瞬便听出不对,以手扶额,捏着太阳穴,正挡着眼睛,问他:“有过几次了?这种情况。”

刘皓喝了口米汤,“记不清了,一年有几回。歇一会儿就好了都是,撅过去还是头一回。”

“要是不晕,你也不会让我知道?”

“嗯。”

“怕我担心?”

“怕你嫌弃我。”

叶修的心啊,被他揉巴得像一团干干涩涩的毛巾,疼坏了。他上床去,搂了刘皓躺下,“傻宝,我担心极了。”

“……对不起?”

“……在餐厅那回也是?”

“……嗯……”

“在咱家的第一个晚上呢?”

“……”

早知此生必会败于一人,前半生应当谨小慎微。学亡羊补牢或能顶用,到底已先痛彻心扉。

“哪种?半年?一年?”

刘皓想,他早晚会知道的,“一年的。”

“几月打的针?”

“二月。”

叶修亲亲他的手,“那么我去打个半年的,然后你照顾我一天好不好?”





本来想养长了再发的,但就是心痒痒

大家有什么想法吗?

这篇理想中的写法是局外人视角看叶皓,但跟主角一样只知表面不知真相。

可虐可虐了呢!超凶!

【叶皓】相亲尬聊之后续--柴米油盐酱醋茶·完

评论(1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