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御用闲人

【叶皓】相亲遇上前男友

点的那谁的文,他不给我写我自己写!哼!

观众们不要太较真啊!我没相亲过!我也没吃过上星的餐厅!

马德自己原来这么穷ಠ_ಠ

甚至没猫

出了前传请看这里【叶皓】相亲尬聊之前传

相亲时的心情:M.M.P.

相亲后的心情:M!M!P!

哪个狗安排了这场相亲车祸一般的相亲啊!出来领便当啊!!

“吴羽策!你又把我真诚的友谊拍在鬼阵里了是不是!!!你不许发声!因为我现在有无数mmp想扔你脸上!扔你一脸啊混蛋!!?”

“……”

“你怎么不说话?你也知道无fuck说?你以后不要没事就撺掇我相亲!否则我一张机票杀到你老家!我宁死也要在你跟方锐之间发光发热!!!这种事我也不是没干过!”

“……你……求我给你找对象的吧……?”

“你!还敢提!你想气死我吗!”

“皓仔!侬不讲理噻!侬不帅了噻!”

“……方锐!你丫挺的给我靠边儿去!这事儿你少和稀泥!叫吴女士出来受死!知道他给我找的什么对象么?叶修!气死我也!我告你吴羽策!咱俩这事儿没完!”

“……”

叶修追人出来就看他对着电线杆子骂了半天,炸毛时满脸绯红,还是当初未改的模样,完全忘了大街上他人侧目的指指点点,仍旧可爱。

叶修的确是通过方锐介绍过来的。

听刘皓电话里的内容,不难猜中这是方吴二人的圈套,美好的。

刘皓挂了电话后还冲着电线杆子踹了两脚,扭身看见叶修在他身后,脸上顿时呆滞,随即反应过来,对叶修笑了笑,“叶哥,既然误会一场,咱们就此别过……”

“不是!不是误会!”叶修急急拽住要溜走的刘皓。

刘皓的笑脸有些撑不住,“叶哥,我无意与过去牵扯。”

他今天穿了一身休闲,纯白的T恤,破洞牛仔裤,短筒马丁靴,手上拿着墨镜和帽子,发型清爽利落。真的是记忆中的模样,叶修不由攥紧了刘皓的胳膊,“既来之,则安之,一起吃个饭吧,好久不见了。”

刘皓怔愣了一会儿,答应了。他将叶修看了个彻底,除了他的长相和气质以外,其他部分皆似拼凑,完全不真实。他甚至喷了香水,悠悠地伴着风逍遥人间。他穿运动凉鞋露出来的脚趾透白清瘦,黑休闲裤板板正正,白西服内搭灰色T恤,袖口别致的设计让名牌昭然若揭,可刘皓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叶修会去买H牌。

叶修且让他打量,心头浮上几分无奈,为了这场“相亲”,他昨天在倒霉弟弟的衣帽间折腾了一整个上午,自认为符合对方审美了,还不忘顺了一瓶香水和一只积家手表。

这俩人多少意识到场面尴尬,可谁也不搭茬,还都各怀鬼胎。

终于,叶修说:“你想吃什么?”

“随便……”

好在叶修昨天下午已经想好了台词:“西餐?还是中餐?”

“……西餐。”

“正好前面有家餐厅,一起尝尝吧?”

“嗯,好啊。”刘皓头脑深处全是身边那人吃过的外卖。

到了西餐厅门前,刘皓一看,便问:“这里要预约的吧?要不……”

叶修对着给他们开门的服务生笑笑,对他说:“是啊,我已经约好了。”

刘皓的心情一瞬间复杂到极点,叶修如此重视这场相亲,令他对叶修的相亲对象都羡慕起来,还有对自己感到些许失落而产生的无奈。怕是心中还没放下,所以在见到旧情人后情绪过激。

落座后,叶修照顾刘皓点好了菜,还破例让服务生开了瓶红酒。在这期间,刘皓不发一语,叶修以为他尴尬,便挑了个话头,“我昨天下午过来办了会员,预约也没费什么功夫,反而是出门之前赖在镜子对面做足了功课。想到是你,我就失了一半勇气,所以另一半用努力找补找补。”

刘皓干巴巴道:“原来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叶修心里在咆哮,但他怕刘皓多想,便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那么,你现在是想再续前缘了?”刘皓笑起来,心里却是不知道该开心应答还是该拿红酒泼他。 

叶修生硬转移话题,问起了刘皓现在的工作。

“我在休年假啊,来B市转转。呼啸的环境你也知道,一年到头忙,选手夏休,我们也得继续工作。”

“我……”叶修本想说他知道,又怕多这一句嘴暴露他多年苦心,“我以为,你会离开荣耀呢。”

刘皓摇头,“没有别的本事,也没勇气从头学别的,干脆留在呼啸了。你不也是?”

“我……是啊。”本想说自己是真喜欢荣耀才留在联盟的,想想刘皓说的的确对,便应下了。

前菜点的时蔬沙拉,刘皓尝了一口觉得挺好吃,连他这种肉食动物都吃得胃口大开,不愧是上了星的西餐厅呢!

叶修不挑食,但也不饿,可是看刘皓吃得香,他都觉得馋。看向刘皓的眼神不自觉就变得柔和了,想他一定忘了选吃西餐的初衷,想时刻不放开从而保持头脑清醒。

“……有几年没见了吧?”

刘皓听见叶修问起这话题,心不由一凉,他并不想接这个话,“怎么?”

“就是挺想你的,你一退役,不打比赛了,看见你的机会几乎没有。”

而这正是我极力避免的!

恰好主菜来了,刘皓冲着服务生笑道:“谢谢,你们餐厅的蔬菜都这么好吃,牛排一定更美味吧!?”

服务生也客气了几句,叶修只好跟着笑起来。这时红酒刚刚醒好,刘皓觉得今天状态不佳,再喝酒难免会不理智,便后悔没在点菜时怼叶修。“酒先放着,我们自己来。”

结果叶修亲自接过了醒酒器,走到他这边给他倒了一杯……还说:“意大利北部产区的,不试试吗?内比奥罗葡萄哦!”

话音刚落,刘皓就已经迫不及待端起了高脚杯轻摇慢晃,恍惚间鼻尖盈满了花香,他才猛然警醒,看向朝着他笑得一脸宠溺的家伙。

一秒红脸。

他慌张地将红酒送入口中,却来不及分辨个中滋味,只觉单宁和酸度都在时光中柔顺了许多,突然想要相信眼前人所说的“想念”。

“谢谢。”

叶修只是笑,切着牛排的刀叉用的非常灵活,刘皓看了几眼便也低头吃起来,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好吃!好吃!好吃!

“要尝尝我的吗?”

“要啊!”

……糟糕啊,回答太不经思索了,刘皓顶着一脸尴尬而委婉的微笑,伸手接下叶修递过来的叉子,咬进嘴里以后已经尝不出味道。

以前交往的时候,从来不敢直接张嘴接他的投喂,如今更是要避嫌,只觉吃进肚里的美食佳肴都是辛酸。刘皓怕叶修看出他太情绪化,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怎么突然想来B市玩儿?”

“也不是突然,我看上一个微草子弟兵,顺道过来忽悠人家的。”刘皓说完冲着叶修眨了眨眼,“叶哥可别给王杰希他们打小报告!”

叶修有一瞬被什么东西击中的错觉,于是所有的等待都迫切地冲出了壳,“皓皓……”

刘皓又顶着一脸尴尬喝了口酒,干干脆脆低头吃肉。

偏叶修要打破沉默,“皓皓,其实我一直想跟你复合。”

“叶哥快别说笑了,我们俩本身不合适。”又一口酒。

杯中见底,叶修又给他倒上。

“当年是我不对,那时候我多年少轻狂啊!我说的和我做的都……也不能说不对,反正我后悔了。”叶修有些脸红,可是他看刘皓,依然坚定地切着牛排。他动作里混着刻意而为的优雅,端着落落大方的伪装,其实骨子里都是紧张。那时的自己为什么就看不见?

刘皓内心十分看不起他,凭什么你说后悔就得复合?我偏不!

“对,还是不对,都凭叶哥一句话——这就是我的年少轻狂了,我总这么想,我避免不了。”但是现在,他依然能维持这刻意的优雅,“那时侯浑身是角,我很高兴是你,第一个将我打磨。”

叶修却是此刻才了解,当年的事于他是一种失去,对刘皓来说,却是割舍。

刘皓举杯,“叶哥,这一杯应当敬你,教我追寻,教我成长,教我……即使一个人也可以过好这一生。”

叶修不知该说什么,与他碰杯,只敢抿一口。的确如百科所言,花香、巧克力、甘草、皮革。

场面再度尴尬,刘皓还剩下半大牛排,正犹豫着是转身再见还是吃货加油,便听叶修说:“你继续吃啊,还有冰淇淋没上呢,别叫我影响了你食欲。”

刘皓动刀的时候抬头看了看他,眼里好像充满了祈求。他想,心软没错,我忍了,这亏我不能吃。

也不能一直不说话,叶修再次鼓起勇气,“你年假能在B市呆几天啊?哦对了,住哪儿啊?我可以帮你联系住的地方啊!”

刘皓是真的无奈了,“不用麻烦了,叶哥,我住在魏琛前辈的小公寓,借住几天,来之前跟他商量好的。大概有半个月的时间,这样。”

“哦,老魏,怎么跟他联系上了?”叶修再次将他的空杯满上。

刘皓不想喝太多,但是沉迷内比奥罗无法自拔!口感精妙绝伦!内心疯狂种草!“哦,就一直有联络啊,嗯……取向相同,自带wifi,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叶修笑了笑,没敢说破。

刘皓也很给面子,提起新话题,“以前不知道叶哥家住帝都,竟然远赴嘉世出道。想起来微草、皇风都要抱憾终生了吧!”

“呵呵,我离家出走了嘛,有多钱买多远的火车,刚好在H市嘉世,遇见很多人,拉帮结伙打荣耀,稀里糊涂半辈子……我……”

“我吃饱了。”

“……你其实根本没有原谅我对不对?”

刘皓没说话,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正好冰淇淋也上来了。

“想要见你,想跟你在一起,是很早就有的念头。那一年,就是第十赛季,赢了冠军之后,我发现心里还是空落落的,但紧着邀请赛,我就没有当回事儿。后来回国,我到联盟就职,每次见到你,不管是在哪里,我都感觉不舒服,心里难受。”

叶修见他一下下戳着冰淇淋,百无聊懒的样子,索性就“竹筒倒豆子”了,“我想跟你重修旧好,再续前缘,皓皓,我还是喜欢你,只喜欢你。我没办法忘记你,一开始我以为我对你是愧疚,可是越看你,我越是想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那样傲娇却忍耐,我才知道我失去的是爱。”

“我不值得你原谅,我只求你别忽视自己的心。”

“让我重新追求你。”

叶修没问他可不可以,他打算干脆道德绑架,走“我爱你与你无关”套路。

刘皓舀了一口冰淇淋,然后说:“你当时跟我分手,说的什么来着?长痛不如短痛,叶修,现在看你打脸,我很开心。”

“……你面无表情地说话我还挺紧张。”

刘皓笑笑,“你可能知道了,跟你分手后,我领着嘉世队员对你诸多排挤,帮着陶轩铲除你,这些都不能解我的恨。我眼睁睁看着你跌落到尘埃里,可是我心疼。然后我又去犯贱,又被你虐回来。故事是这样讲的,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你也很清楚了。你觉不觉得,爱是要讲缘分的。”

“我回头找过你,在兴欣,被你骂出来后,我回头找过你,可是那扇门关得死死的,里面的……雾气布满了玻璃门,你没看见我,你跟唐柔说,他这样的人物会随便出现在这里?你嫌我烦……你嫌我烦……”他实在忍不住,狠狠将勺子戳进了冰淇淋里,奶油四处溅,哽咽道:“你不是一直都嫌我烦吗?你干嘛还来求我!我从分手那天起就一直想,我做梦都想!你早晚会回来求我原谅你!求我跟你在一起!而我,永远都不答应你!我不答应!我凭什么答应你!啊?你说后悔就后悔,时间等过你吗?只有我在等你!”

“可是你不配。”

“没有一个人非要另一个人才能过一生。”

“我觉得故事到这里已经很完美了。那么,就此别过吧,叶哥。”

刘皓抹了把脸站起来,一把将桌上餐具扑倒一半,包厢里稀里哗啦。

叶修赶紧过来扶他,“皓皓,你醉了……”果然酒后吐真言,即使扎心也如闻天籁。如此,便再不会放手。

刘皓哭道:“我醉了……我没醉,我还能打,我还能打,我不想退役……我不想退役!我离开……荣耀,他找不着我……我还能打!我还能打……”

饶是叶修做好了心理建设,也被这几发直球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了,他拥着刘皓,眼角控制不住得湿润起来。

叶修收拾好心情后扶着刘皓出去,在大堂经过钢琴旁,刘皓死活都不走了,哭着喊着要弹钢琴,然后就把人家兼职大学生给挤下去了。大堂经理见是叶修便卖了个人情。

刘皓双手悬在琴键上握了握,双目呆滞,他将手轻轻放上去。

方才闹得整个餐厅都不痛快,此刻听这个醉汉弹起了《是我在做多情种》,此情此景就特别催泪。叶修看着刘皓弹了一遍、两遍、还要弹,便跟他商量,想带他回家弹。

可刘皓一听他的声音,两眼就不自觉的流出泪来。

叶修心中狠狠一揪,这么多年,他是怎么过的?为什么不早一点下定决心……他忽然跪地,飞快地把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套进了刘皓左手无名指。大堂经理带头鼓掌,餐厅里的吃瓜群众见剧情急转强行HE,也纷纷鼓起掌来。刘皓一阵迷茫,被叶修打横抱了起来,亲了一口,开车回家!

到家时,刘皓已经睡着了,叶修怀着满心的失而复得看了他好一会儿,想趁着刘皓没醒占占便宜,便猥琐地搂着人睡了一觉,被刘皓手机吵醒时已经是傍晚了。

“喂,您好,刘先森,时间不早了,您还过来接囡囡吗?囡囡今天很乖哦!”

“哈……?我是刘皓对象,你把地址给我,我派人过去接孩子。”

“……呃,囡囡很怕生的,先森,您派来的人一定要耐心温油哦!”

“知道了知道了。”

叶修拿着地址找秘书,又觉得既然是刘皓的孩子,还是自己去比较好。可是万一刘皓醒来自己溜掉,那眼前这一切就白搭了啊!

……结果秘书接来一只曼赤肯小短腿……

叶修爱这猫爱得不行,还以为是刘皓的女儿啊摔!!吓死个爹了囧rz。

因为想要刘皓住下来,叶修又让秘书到老魏那边把刘皓的行李取过来,然后还给囡囡买来了同款猫粮猫砂猫玩具。随即给呼啸经理打了电话,问了几句刘皓的日常。他是得了刘皓的心才敢去干涉,拼命关押住的占有欲一朝拿到了钥匙,便想将他全须全尾地拥在怀中。

呼啸经理接到叶修电话很诧异,虽然叶神在联盟工作后,也接触过很多次了,却依然觉得对方神【圣不可侵【犯。

叶神问他,刘皓的薪资待遇。

经理不敢隐瞒,毕竟档案齐备,随便一查就都知道了。

刘皓被迫退役后要求在战队里当教练,要不是阮永彬为他说尽好话,他还能留在呼啸?至于薪资待遇,他底线低,浮在N市最低工资标准之上罢了。

叶修立刻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我媳妇就这么被你们欺负这好些年,我不替他出口恶气显得我太怂,你这样吧,跟你们老板说好喽,过几天我媳妇去辞职的时候给个痛快。”

“……媳妇儿……???”

这时他跟陶轩签约的条件,不上镜,五险一金,走最低工资标准。

他转头打给喻文州:“小黑,我求你个事儿。”

殊不知魏琛替喻文州打开了免提——“我这副主【席虽然是个挂名的闲职,但走走后门调个空降兵什么的还是可以义务一下的,对吧?”

魏琛“呸”他一声:“你脸皮有长江那么厚吗老叶?”

喻文州高深莫测道:“叶副主【席由什么提议?”

叶修不想搭理魏琛,竟然偷摸跟自己老婆勾搭,……虽然事情发展都在意料之中但是仍然醋坛炸裂!“我老婆,我觉得他可以进规划部。或者秘书处。”

“那就看叶副主【席夫人意愿的吧!”

“……小黑你太腹黑了!”

魏琛冲他吵吵:“是你太不要脸!”

叶修挂断,给他家老头打过去,汇报一下相亲工作进展情况,顺便向他老人家阐述了下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先决条件,并成功走了个后门。

安排好这些之后便将小囡囡抱出来吸了几口,比傻点软乎多了!不知不觉间吸猫吸了一个小时……终于在天黑前想起来该做饭了。

刘皓是被猫咪叫醒的,囡囡的屁股就坐在刘皓脑门上,尾巴在刘皓脸上掀起了一场动乱。刘皓将囡囡抱了下来亲了好几口,觉得眼睛酸疼,突然想起来好像…说得多了… 怎么回来的?

不是魏前辈的公寓!

刘皓下床,想到了各种可能,然后抱着囡囡壮胆开门出去了,然后下楼。

正好叶修端着盘菜上桌,扭头看见刘皓抱着一团雪白在楼梯上站定,他顿悟此生再无犹豫,必定予他一生。“你醒了?有不舒服吗?”他抬手摘下围裙。

刘皓摇了摇头,有些发傻。

囡囡“喵”了一声,爪子拍拍他的胸口,美目圆睁,仿佛告状:妈咪妈咪,就是他!就是这个家伙!他非礼我!

刘皓被自己的脑补逗乐,“乖,你该吃饭了。”

“喵——!”想粗鱼!粗鱼!小黄花!

刘皓摸摸囡囡的头,“乖。”

叶修走过去抱起囡囡,“你先去洗手吧,先吃饭。”

刘皓看他一眼,给了闺女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便去交水费了。摸到洗手间,刚要关门,只听叶修说:“乖囡,爸爸喂你吃大鱼!”

爸……爸爸你个鬼啊!

又一秒红脸。

洗手时候发现自己手指上多了个戒指,心里真是又苦又甜,该摘下它,可是耳中忽然闪现叶修那句喜欢……贪恋,不舍,它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刘皓出来就听见囡囡冲着叶修发脾气,“喵!喵——”拿走拿走!我不要吃!我要告诉饲主你欺负喵!

刘皓过去一看,他家乖囡的小碗里赫然是一只黑鱼鱼头!“囡囡不吃大鱼的,它……害怕。”

叶修被这事实冲击了三观,“那……”

“没事,我随便喂它吃点就好,囡囡来,咱们带上围兜吃饭饭!”

“这猫你养了几年?”

“两三年。”刘皓从囡囡的东西里翻出围兜。

“挺可爱哈!”

“那当然!我们家乖囡全宠物店第一萌!”

叶修引他入座,刘皓将囡囡放在身旁,在他身前放好御用猫碗。囡囡看着这一桌子好菜有些震惊,“喵……”啊!妈我要吃鸡翅!

刘皓也没缓过来,“这些都是你做的?”

“昂!”叶修洗手出来,端了两碗米饭,其中一碗递给刘皓,“全职高手嘛!是不是被贤惠的我折服了?”

“……嗯。”折服你个饺子啊!不就是某东方毕业的吗!了不起啊!(╯‵□′)╯︵┻━┻

叶修温柔一笑,又给他盛碗鱼汤递过去。“快吃吧!”

刘皓也不是不会做饭,最常做的就是番茄饭——不想再吃外卖的加班人士都会做的焖饭。一开始也不喜欢让猫上桌吃的,可是一人食,真的是孤单。像这样,对面坐着叶修,桌上五菜一汤,未尝不是他梦中蓝图。

刘皓给乖囡夹了几颗鸡肉和胡萝卜,又给它把鸡翅排骨都去了骨头,自己也吃的不亦乐乎。某东方的厨艺真的特别好吃,了不起┬─┬ ノ( ゜-゜ノ)。

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刘皓要帮叶修刷碗,叶修给他也拿了个围裙。叶修在他身后帮着给围裙打结,问他:“你要不要过来联盟工作?” 

刘皓愣,“什么?”

他瞬间将他圈住,“我问你愿不愿意发家致富,想不想来北京,要不要跟我一起生活?”

刘皓挣扎着说:“我昨天已经拒绝你了!”

叶修紧了紧手臂,“让我抱抱。”

刘皓一脸无所畏惧。

叶修又说:“这是我买的房,我想你会喜欢豪华大别【墅,砸了联【盟不少工资才排上队买到的。我还计划偷你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去办过户手续,可是……”他的声音慢下来,“我想让你知情,想让你对我放心,你要知道我有多爱你,我自己翘班做装修,很麻烦,我很辛苦。”

“但是我只要想到你说不定会喜欢,就……”他的声音哽咽了。

刘皓瞪着眼睛在他颊边兀自震惊着。

“抱歉抱歉,我……太激动了。”他抱着刘皓的双手又紧了紧,大概是为了重新体验这份真实感,“我知道有一天你会来,你会准我拥抱,可是我已经期待太久太久……我很想你。皓皓,皓皓。”

“嗯。”

“皓皓……”

“嗯。”

“皓皓。”

“……嗯。”

“皓皓。”

“……有完没完!?”

“呵呵……”

再次一秒红脸。刘皓你太没出息了!“你还不放手?”

“……嗯~不放,我放不开……这些年,要是我早点鼓起勇气,你也不用吃苦了。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叶修又低落了,然而刘皓没什么反应。

他接着说:“相亲……是老魏整我,但是我知道,所以我才早做准备。我猜你选西餐,所以去了不少地方考察,红酒是跟老妈一起选的,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当然如果你选吃中餐,我就可以直接带你回家了!”

“我试图给自己无数个解释,也曾无数次逃避,可始终打不过想你、爱你的事实。我想要和你一起生活,想要在每天早晨起床的时候闹一闹你,想要吃你煮的面条……”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又哽咽了,“我还想要你在睡着之前命令我只能做你的梦……这些,我都曾拥有过的,是我混蛋,我不知好歹弄丢了……”

“我现在只想找他回来……”

刘皓趁叶修不备挣开了他的怀抱。他一个人思念的时候,心里痛一痛,一会儿就会过去,打起精神重新做人。当他在人群里思念的时候,像是被所有人拿针扎一样,那种痛里带着恐惧的感觉让他恨到想要自【杀。他恨,他当然恨,当知道叶修还爱着他的时候,他甚至更恨!因为他已经痛了太久!怕了太久!在那段太久太久的时间里,叶修从来都没出现过。

当然他知道,最好的选择就是复合,给痛苦和恐惧做个了结。可惜他不敢。

囡囡忽然“喵”了一声。

刘皓的情绪立马就上来了,眼泪像是涨潮,他抿紧嘴巴不出声,赌气一样进了厨房。

囡囡踩着轻悄的猫步跟过去,“啪”地一声被甩在门外,“喵!喵!喵!”臭铲屎的你不想活了吗?! 

叶修从被刘皓推开的怔愣里惊醒,在厨房门外想敲不敢敲地踟蹰着,低头看囡囡挠门。只不过囡囡有定期剪指甲,除了让人心疼并没有什么大用处……“皓皓,乖囡的爪子啊!被门夹了!”

“什么!?”刘皓瞬间把门打开,叶修和囡囡同时栽了进去。

刘皓很想继续哭下去,但也太特么尴尬了。

叶修站好之后赶紧又把刘皓抱住了,“别哭,哭也不要藏起来,让我心疼,让我难受,都怪我。皓皓不哭。”

刘皓只当自己又喝醉了大哭一通,对着叶修又敲又打又踢又骂,最后也没能挣扎出来,实在哭得累 ,趴在叶修肩膀上歇了会儿。

叶修见刘皓不骂了,就着这姿势给他搂到沙发上去了,他想帮他把眼泪擦干,擦着擦着就吻过去了。爱人的唇舌美如蜜果,触感细腻绵软,那烙印在灵魂里的记忆在一刹那间复活。“相信我好不好?”

刘皓眼中又盈满泪水,他拽住叶修的衣领,“是你先来招惹我的!”

叶修吞口水:“……我成功了吗?”

“房产证上是我的名字吗?”

“银行存款交给我了吗?”

“以后是你做饭你做家务吗?”

“床上的被子是双人的吗?”

叶修点头点头再点头,“你是我对象,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刘皓瞪眼:“谁说要当你对象了?你还在考察当中知道吗!”

“啊???那考察多久才能够格啊?”

刘皓看了他一会儿,特别正式地对他说:“一辈子,你行吗?”

“行!是男人必须行!”在荣耀里驰骋的前半生已经足够他后半生现世安稳,“皓皓,我想吻你,吻到天荒地老可以吗?”而在爱情里得偿所愿,便是此生无憾。

“给我买个行军床,你敢惹我不高兴,我就搬着它睡客厅。”

“别别别,我睡也不能让你睡啊!”

刘皓推开他往厨房走,碗还没刷呢,粘粘乎乎的,“想太多了你,你睡地上。”

他在心底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一秒红脸。

叶修赶忙跟过去,“啊!媳妇儿我来洗!”

刘皓的脸瞬间像火烤过似的红,“媳妇你个……!混蛋!放我下来!!!”


【叶皓】相亲尬聊之后续--柴米油盐酱醋茶12

评论(13)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