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御用闲人

【叶皓】不择手段真小人(下)

【叶皓】不择手段真小人(上)

看不懂的说话囧rz

基本没有BUG了吧

盛夏时分,刘皓临近产期,愈加慵懒刁蛮了。因午睡醒来未见叶修,脸色便沉下来。

贺铭归来后仍做他的贴身护卫,他见识过刘皓智谋,对他颇为崇敬,且他二人同病相怜,他又多得刘皓相护,是以言听计从。“皓哥,叶帅应邀去大营了。”

刘皓扶着腰站起,“应邀?应谁的邀?为何不邀我?让厨房再送只羊腿来。”

贺铭想刘皓并不指着他回答他的疑问,便指使人去厨房了。刘皓撇了撇嘴,勉力走到贺铭跟前儿,扶着他胳膊往前走,贺铭只得陪着。绕着院子走了一大圈,刘皓出了些汗,心中更烦,“他几时去的还不回来?派人去寻他过来,说我腿抽筋了。”

“是。”贺铭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先扶着人回屋坐下。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厨房送上烤羊腿,正巧叶修也进门来,那小厮便得了刘皓的赏,高高兴兴退下了。叶修见他好好的,气得牙根痒痒。刘皓冲他笑,“回来啦,忙什么去了?刚才我腿抽筋都没睡好,快给我揉揉!”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刘皓换到椅子上坐,要了个靠垫,抬脚放到叶修腿上,又伸手对贺铭说:“取我匕首来。”

“……是。”贺铭跟了刘皓许多年,没见他用匕首杀过人,倒见过他拿匕首片羊腿……另一旁的叶修着实不忍心,“睡之前就在吃,吃着吃着就睡着了,睡醒之后还吃……”

刘皓听叶修发牢骚还挺开心,“你还怕我吃不起怎的?”随即“唰”地一下手起刀落,他举着一片羊肉给叶修:“尝尝?”

“去去去,我可不吃!吃了半年了,我改素了。”

刘皓故意在他鼻子底下晃悠,“听听,这喷香的,咱家厨子也是有绝活!”

“我估摸着厨子已经不会做素了……”说完便改口道,“倒是做什么都好吃的。”

“哦,人家带过几年御膳,手底下有准儿的,白白遭了你的嫌弃,可不知你自个儿吃不吃的起!”刘皓说着就瞪了他一眼,眼下他胖,脸都是圆的。这一瞪倒叫叶修心痒痒了,伸手在他脸颊上捏了捏,“借着你的光享福嘞!”

刘皓眼珠一转,叫贺铭放了羊腿出去。

叶修瞧着贺铭竟老实给刘皓举着羊腿让他方便切,便对刘皓说道:“你怎么又为难人家?”

“哼,别以为我没见着他翻白眼!”

贺铭正抬腿迈门槛,闻言便绊了脚,摔了个大马趴。堂堂大内侍卫首徒!也是尝尽了生活的苦……

见叶修按摩动作没停,刘皓便也神色自如了,“邱非叫你么?干什么去了?不要是些见不得人的事吧。”

叶修说:“问我给战士们消夏的津贴呢!”

“账上够的就走账,账上不够让他找我来。”

“你说府中的账?”

刘皓突然笑出声来,“咱俩不要好了,狼狈为奸似的!你安心便好,我自会处理这小事。”

叶修本不想瞒他,可来时见他笑意可人,着实不忍刺他的心。此时唯有坦然相告:“私有一计,行之恐遭叶修记恨,非是圆满,勿动。”

“便只为此事吗?”

“自然。”

其实不然。

邱非传书与他,约他军营一见。他拿一本《孙子》,《九地》篇“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此句一旁,赫然是刘皓手书:“私有一计,行之恐遭叶修记恨,非是圆满,勿动。”如今奸计已行,若非叶修绝处逢生,今时今日怕早成亡魂英烈。吴雪峰与苏沐橙日日搜集证据,却叫邱非翻了出来!“师傅……”

“这样的人只有刘他在身边,才能避免大面积伤亡了。”他苦笑一声,见邱非面色沉重,只好言安抚,“别愁眉苦脸,为师牺牲小我为天下,你可别辜负。纸条……你留着吧,别声张。”

才坐下不久,便见刘府下人来寻。

叶修脑中混沌,什么是圆满?为什么又不怕他记恨了?往年因何而起?

然而他却问刘皓:“你到底想要什么?”

刘皓看着他,叶修不知他想什么,索性让他看个够,毕竟已有牵绊,何所惧之?不想刘皓突然红了眼眶,伸手投怀送抱,叶修心中警铃大作,却听他说:“你想给孩子取名字吗?我都听你的。”

“那我想想……叫叶容?”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好名字。”

……容人之心不可无?叶修蹭蹭他,没敢吱声。这么一个动一动“妄念”便害得嘉世半数兵将马革裹尸的人,惹不起。

刘皓小声说:“去写封信,加急进京。”

“你做什么?”叶修一听“进京”心中难免疑惑,又逢他揭穿刘皓阴谋,难道……

“写:舅亲,展信勿念,皓自离京四年之久,甚为牵挂,愿龙体康健,江山如旧。吾儿不日将出,请一姓名——叶容,望舅亲海量,及时封召。”

“龙体?!”

“嗯,亲舅。”

“难怪你贼心贼胆贼刁蛮!”

“你再说一遍!!!”

叶修凑过去亲了亲他,“你宰相肚里能撑船,貌美如花让我馋!”

刘皓大笑,拿了匕首给他,“趁热,我饿。”

“信还没写……”但只能接过,“妖孽”还有大靠山,惹不起。

刘皓则边吃边笑,那日他在宅子里焚书煮茶,已把该毁的都烧掉,邱非能寻到那“随笔”完全在他掌控之中。

所为置之死地而后生,盖观其临死之心,方知其坚韧。叶修虽是元帅,其心未明,刘皓用此智计为难,所求并非是恨——

吴雪峰行军路上发现粮草有假,被叶修遣回重来,已是发现有诈,派他与苏沐橙先行脱队求援。大军行至埋骨之地方觉军情有假,回程遇伏,竟是嘉世对嘉世……

此计利用陈夜辉反叛之心,并将其心腹、同党一网打尽,虽然叶修折损更大,但对她而言,见识过叶修“负隅顽抗”,目的已达。

而后宣称斗神已死,亦是保他同伴,再则日后“死而复生”更是神话!怎料他放松看守却使叶修杀将回来……又致他发【情【期突如其来,索性将计就计,碰个运气怀上他的骨肉。

再来寻回吴苏二人,只等叶修重头来过便可。临阵激怒陈夜辉,故意撞上他的拳脚,一为苦肉之计,二则是引邱非热血出手,如此,方成圆满。

只可惜,知晓叶修疑心与知道他怀疑孕身真假实有不同,心中多有委屈,暗悔当年拒绝皇亲赐婚、醒来亦不见叶修,世事多难料,我心如磐石。世人只道他亏欠叶修良多,未知他此生阴谋多为(四声)叶修回护。陈夜辉不知他为何那日埋伏叶修,叶修也不会知道,除了他谁都不会知道,真相早已入了茶烟中。当着陈夜辉的面,纸条夹在论语中,他写道:“我心非石,不可慢也。愿事如所料,绝处逢生。

烧掉,是因为那时叶修疑心,那是他的死地。

而此时,就在刚才,叶修知晓部分真相后也并未亏待于他,他才敢肯定这是他的“逢生”。



评论(8)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