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御用闲人

【叶皓】不择手段真小人(上)

 @清冰 

ooc良多,我开心就好

古风架空ABO,大力水手Beta叶修X成功伪装A的Omega刘皓

惊天大阴谋起底

全文奉上

看懂的说话,我夸你^_−☆

“叶帅。”

刘皓擎着一张笑脸平易近人,加之他在嘉世军中享有很高的声誉,此刻出言,令原本紧密严实的军阵中立刻撕开了一道裂缝。

“以一当千万,不愧是于斗神之称了。”刘皓一身玄铁轻甲,对比叶修染血的戎装稍逊几分铁骨,不过杀人见血从来不是他的倚仗,“撑了这许久,想必吴将军与苏统领已经逃出这命局了,叶帅大可放松。”

叶修抬头,闭上眼深深嗅了嗅对面人与生俱来的香辛料味,他说:“你赢了吗?”

刘皓闻言笑意更深,“叶帅问谁?”

“问你的心!”

“我的心?叶帅不是说过我是狼子野心吗?”

叶修嗤笑一声,举枪掷地,“动手吧!”

刘皓高声喝道:“剥去叶修帅服!收监!回营!”

回营路上,陈夜辉跟上刘皓:“皓哥,吴雪峰带着苏沐橙套了,咱们揪着叶修等他们来救,来个瓮中捉鳖如何?我让弟兄们放榜昭告天下,就说……”

“就说叶修已经战死沙场,万千将士悉数殉国。”

“什么!”

“哼,”刘皓说,“叶修的神话到此为止了。”

“你这是何意?”陈夜辉拧着眉,胸中似藏下了百种不满,但在刘皓这儿,他不敢。

“他战亡的消息越是离谱,吴雪峰就越要证实他没死,到时城上埋伏弓箭手,叫叶修看着他万箭穿心方解我心头之恨。”刘皓抬眼看了看夕阳,“何况斗神陨落的消息,怎也比你明目张的要挟来得光彩,何必搞得路人皆知我嘉世不仁不义?”

“是!还是皓哥周到!”

“陈夜辉,以我智谋,不必等今时今日反他。你可知为何?”

“这……属下不知。”

刘皓扬鞭而走,“想不明白你便注定只能当个属下!”

拔营后回城又用去一日。叶修被刘皓关进密牢,跟昔日斗神一起进去的还有数十刑具。叶修知道刘皓也就是吓唬吓唬他,逞逞威风。果不其然,他只挨了几鞭子。不过刘皓劲道极巧,鞭伤无一处出血,倒是痛彻他心扉。鞭痕一撇带一撇,第二撇一拐便搭上头道痕的尾巴,一个个地像天上弯弯的月牙。

叶修在拖延,他想为吴雪峰争取更多时间安顿苏沐橙,她受了伤。凭心而论,刘皓没给他伤上加伤已经是天大仁慈,否则观这诸多刑具,他想逃出生天怕是一曲蜀道难了。只是今夜给他喂饭的人来得早了些,叶修猜测嘉世怕又是闹欢庆,改不了的臭毛病。待得密牢落钥,叶修猛地双臂合抱,背后的木十字架脆声崩断,他轻易便挣脱出来。密牢内无人看守,刘皓恐是怕自己手下的人被叶修策反,所以一直没安排人日夜值守。是以牢门口必有重兵!

叶修自然不会硬闯,寡不敌众,勿要以卵击石。走屋顶!他一向不耽误,助跑蹬墙转身一脚飞出,又一脚接一脚,如此循环十余次,砖瓦方有松动。

嘉世过往种种,皆折在刘皓手中,他忽然忆起心动的感觉,脚底似有万斤沉重,甫一重见天日便咬着牙向刘皓住处狂奔,可惜主人并不在。

叶修趁夜用他脸盆里的水擦干净身子,找了套刘皓的衣服穿上,还不忘摸出些好药给自己用,在床上等了片刻便听见刘皓的脚步声了。只见他屏退下人,燃起烛火,褪下厚厚冬装,着一单衣朝着床铺走过来。

说了不开车玛德好打脸

他喘息时看了他一会儿,终是伸手点了他睡穴,给他拉上了被子,熄了烛光,自己悄声隐匿在夜色中。

稍晚间,刘皓房中弥漫起生姜味道,他睁开眼,蒙上被子大哭了一场。虽然设计陷害他不假,可他始终没叫他受过重伤!怎落得这般惨淡收场?

陈夜辉得知叶修逃走的时候已是第二日掌灯时分,他也不过刚刚酒醒。是给叶修喂饭的小兵发现的,密牢屋顶破了好大一个洞。陈夜辉大怒,那小兵偏傻得在这时冒出一句:“陈将军吩咐每日只给他一顿饭,所以入夜我去送饭的时候才发现。”

“……把看守密牢的人带上来!”

令陈夜辉更加愤怒的是——只有两个人!看守只有两个人!不应该是两百人吗!他派人去叫刘皓,怎么还不见人影?陈夜辉带着亲卫闯进了刘皓府邸,看见自己派来的人跪在刘皓卧房门前,他门前还有一黑衣人。

陈夜辉在门前站定,高声喝道:“陈夜辉请见副帅!”

只见黑衣人突地甩袖,两手上都握着匕首。他说:“副帅病了。”

“呵,副帅病来如山倒,可知晓贼子叶修昨夜逃脱?!”陈夜辉上前几步,被黑衣人用匕首顶住猜堪堪停下。

黑衣人又说:“副帅病了。”

房中传来咳喘声,只听刘皓声音沙哑,但字字铿锵,他道:“贺铭,倘若他敢越前一步,格杀勿论。”

“是,副帅。”

“……”陈夜辉浑身戾气恨不得一把火将这帅府烧成灰!你给我等着!

“陈将军理当派人捉拿叶修,我就在家等你好消息。”刘皓又轻飘飘一句话,却是刺他陈夜辉延误时机!

陈夜辉冷哼一声,转身便走。前日你造反在先,论理我应当将你捉拿归案才是!且等我证据确凿,看你如何嚣张!他日三人成虎,我叫你不得不服!

两日后,刘皓挨过了发情期。他听贺铭说,叶修潜入了嘉世驻地外围的小山寨。陈夜辉已派人攻了上去,但无结果。

刘皓让贺铭去找吴雪峰和苏沐橙。贺铭不愿。

“你放心,只要你不正面强攻,他二人未必胜你,更何况苏沐橙有伤在身。”刘皓给他一包药粉,“化功散。”

贺铭接下,“皓哥,你怎么办?”

“你担心陈夜辉叛我?”

贺铭说:“他散布谣言说你放虎归山。”

“然后大家害怕叶修复仇,必定会捉我献给他出气。道理我都懂,就怕他不会玩儿。”刘皓喝了口水,“你且去吧,带那两人去个叶修找不到的地方。”

年节前,大雪。

陈夜辉果如贺铭所忧的那般将刘皓软禁了。他本想将刘皓也关进密牢虐待一番,挫挫他的锐气,可惜他没拿到刘皓手中军粮,仍不敢妄动。每日看着刘皓焚书煮茶,他还要应对叶修那烦不胜烦的山寨!只等他找到刘皓藏军粮的地方,定要好好出一出这口恶气!

不想上苍眷顾,刘皓有病了,“病”得还不轻——他竟然怀孕了!刘皓竟藏得那么深!他骗过了所有人!“军医说你这胎有一个月了,好副帅算一算,一个月前你休养那两天,正好叶修逃出生天,想必这是他的孽种,可有假?”陈夜辉死死盯住刘皓。

刘皓心中纵然只有一分恨也不会在此时表露出来,“陈将军此言差矣,可还记得月前是谁挡在我门外?”

“……哼!那我就给叶修捎个信儿,看他认不认!”

刘皓见他离去后嗤笑一声,想来叶修只会当这个“信”是圈套,还会认为这是他的诡计吧。

果然,次日陈夜辉将他押到阵前,“叶修不上钩,那我就拿你祭旗!”

陈夜辉召集了三万将士,振振有词道:“他!刘皓!副帅!他怀了叶修的孩子!他背叛了我们嘉世!他故意放走叶修!陷我等于水火!”

“今日一战,叶修必定投鼠忌器,届时我们便杀他个片甲不留!”

“呵。”刘皓双手被紧缚在身后,他从未受过此种屈辱,此刻仍笑得出来,不过是想看他陈夜辉希望破灭罢了!“好一个片甲不留,想来兴欣易守难攻,不然你也不会出此下策,哈哈哈哈!无能之辈!”

陈夜辉反手甩了他一巴掌,“叫你多嘴!”

“陈夜辉你好胆!”刘皓抬腿便踹,一脚将他踹得退了好几步。陈夜辉此时哪能认了?当下三拳两脚打得刘皓鼻青脸肿,倒地不起。

“他流血了!他小产了!”

“军医!”

陈夜辉吃了一惊,当着这么多将士的面,他对一个怀着身孕了Omega出手,这势必对他的声望有影响。“你们忘了他怀的是谁的孩子了吗!是叛徒贼子叶修的孽种!”

“你胡说八道!”只听得破空声袭来,陈夜辉躲闪不及,被一杆战矛穿胸而过!“欺凌孕夫,非战士所为!你不配带领我们!”

出手的人是邱非,是叶修的徒弟。刘皓扯起嘴角,也不枉他撞上陈夜辉的脚了。

只是天意如何,待他醒来琢磨不迟。

他以为醒后会见到叶修,但是没有。

邱非只问了他孩子是不是叶修的,并没问叶修被嘉世追杀的事,也没问陈夜辉篡权犯上的事。

刘皓自然不会告诉他,反而要这要那折腾得这少年很是没脾气。两个月后,他将军粮所在告知了邱非,“你好歹也是叶修的徒弟,日后多求上进,继续将嘉世发扬光大吧。”

邱非将信将疑,派出一小队人马,竟然还带回了吴雪峰与苏沐橙!他二人本来对刘皓恨之入骨,听闻他有了身孕才将将隐忍。只见刘皓仍得意地笑,“小邱非,为我给你师傅带个话,就说我亏欠他良多,认他打骂永不还手。”

邱非不敢耽搁,怕惹这孕夫挑三拣四,飞鸽传书后不到一炷香时间,便听底下人回报:“将军!叶叶叶叶叶修在城下叩门!”





 想看番外吗?【抠鼻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