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御用闲人

【叶皓】半此一生


涉及皓死亡,不喜勿入
欢迎理性探讨

他已经忘了苏沐秋去世是哪一天。每年清明也并不是拜祭,反而像是一场相见。沐橙已经有了恋爱的对象,人没带过来,但她倾诉的脸上满是笑意。叶修在苏沐橙身侧带起一丝无奈的叹息:沐秋哦,单身狗哦……

今年B市会举办第二届荣耀世界联赛,领队一职的邀请早早发了来,选手阵容略有增强,希望这次能一举夺冠。我自上次退役后,一直留在B市看家,人越养越肥,不服老不行呀。不愿离开H市的坚持终于撕破脸皮,好在网线粗壮,承载了我许多留恋。

去年退役走得急,没来见你,不过早在清明我就告诉了你,你应该没想我吧。沐橙差点哭了呢,她可能把我的离开当作了一个节点,虽依依不舍,仍然学你直面生活。这很好。

我们每年回头寻你来,也似不舍,其实当你还在。这些年荣耀很好,我也很好,只是……少了些味道吧。好比我的人生是个圆,因你的意外开了个豁儿,再后来的许多圆满都填补不上了。我有时会忘了你,忘了你曾存在过,忘了你的一去不复返,人也恍惚有个人样。说不明白那种感觉。

哦,回家之后吧,跟父母相处有些尴尬,小时候的坏习惯他们还记着,还嘀咕。床换了新的才睡得下,冠军证书和儿时的荣誉摆在一起有些滑稽。真的,我怀疑现在的我和小时候是两个人。书架上的旧书都卖了,换了些名著,给爸妈弥补下遗憾。弟弟不像以前那么好欺负了,怎么说也是身价上亿的黄金单身狗,我才上万。这一年收获颇丰,兴欣在我的远程指导下挺身四强,惜败于霸图,霸图又败给了蓝雨。但论材料论副本,还是咱们兴欣。霸图嘛,咱英雄惜英雄,看老韩那么倔都妥协给了时光,我心里着实难受。霸图现在急需新的血液,像蓝雨那个话痨二代卢瀚文,说不羡慕都是虚的。还有嘉世小邱非,也很拼嘛,战斗风格像老韩又像我,更像黄少天的机会主义,尤其爱跟小周硬碰硬。我常想着周泽楷可以再猥琐一点,一点点就好。

荣耀的事儿呀,你一直都在,我就不跟你一一细说了。

今年早春我爸给我安排了场相亲,是我爸,他怕我妈震不住我。我知道该收心了,可是有点困难,我发现自己对着女人没啥兴趣。我跟他二老一说,人家比叶秋还淡定,就怕我对人类已经没了兴趣。找个男人吧?找什么样的?你有意见没啊?首先说明哦,我对你这样的不感兴趣,当朋友行,要是对你亲……想想就想笑哈哈哈哈哈哈。我跟沐橙也说了,怕她不接受,小妹想了半天,问我喜欢王杰希那样的还是喻文州那样的。我说都不喜。她说,那就好办了,你爱搞谁搞谁。

……黄少天告诉我,她怕我喜欢王杰希,将来不好站队。

真是的,王杰希做人太板儿正,做事嘛,有时候有魔术师的惊魂诡谲,更多时候严肃认真,这样的人得多爱他才能跟他过一辈子哦。再说喻文州,温温柔的,超腹黑的,老实说,他比较适合傻白甜。你要说老韩吗?叶秋以为我看上他了,我转头告诉韩文清了,你知道他什么反应?这个直男把我拉黑了……后来加上好友,成天给我介绍女孩子,你说他手里咋那么多女孩子啊?

有一天我在步行街遇见了陶轩,你还记得他吧。他那天在买茶叶,我本来不想搭理他的,他非要跟我唠。在老家都是熟人,不给他面子也不太好意思。听他说起从前,我就有些不耐烦了,还要被人数落从前多么多么不让人省心……最开始还有老吴,他激流勇退打得一手好算盘呐,那个时候有他真的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后来招新……我们接着说陶轩,那天他一直拉着我说话,一直拖到刘皓赶过来。这个人,我没跟你细说过,他是咱们嘉世第三任副队,最恨我了。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五期提拔他走马上任,六期一过就跟我离了心,七期阳奉阴违拉帮结派,八期犯傻被陶轩借刀杀人,九期本末倒置步我的后尘被老东家卸磨杀驴……在我眼里他始终是个小人物,选他当副队只因他当初合适。若知晓这之后凄风苦雨,你说,我该怎么做?

他是个小人。

没人喜欢小人。他见到我先是道歉,后是感恩。你一定又有神展开了,事实上,生活上的许多不如意正是让人保持警醒的良药。那天见那一面就已经是结局了。冬季转会期关闭前,刘皓退役,联盟里尽是粉丝的挽留,我那时想啊,他可真会做人。后来有人将他在嘉世所作所为爆料,他的粉丝自然不信,自此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骂战。有个粉丝说刘皓在记者会上签名签到手软也毫无怨言,不像我们这些大神,从来吝啬。他怎么会毫无怨言呢?他手软打不好训练,我会骂他啊!还有粉丝说路上遇见刘皓可以搭顺风车,到哪儿他都是顺路,底下粉丝排队上百。他就是这种会做暖心的事来博取好感的人。

一个对粉丝和蔼可亲的人对我却如蛇蝎。当然,以前他也讨好过我吧。所以看在那些小事的份儿上,我就帮他说了几句好话,保持中立。那时赛事不紧张,联盟里这群人个个冒泡,说我对刘皓太仁慈。这下所有粉丝都沉默了。我又些哭笑不得,还想着刘皓肯定又满脸怨言。不想陶轩突然发声,大包大揽说自己多么后悔,愿意接受大家的指摘。你知道的,陶老板他不是这样的人呢。他就是愿意负责任也不会直说的,死要面子。我出面讽刺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他如今跟我是真不见外,说他自己信因果了,想要做些好事。我便骂他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陶轩大概被我气得,翻出来刘皓的退役声明,他说刘皓半年前生病了,什么舞蹈症,劝我“死者为大”,让往事都过去。

这就是今年联盟最戏剧性的事件了。呼啸的人都一问三不知,……大概是平常也没人关心刘皓。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病是报应分明,所以那时过来找我道歉又道谢,结果天不遂人愿。病情严重,眼见打不了比赛,索性就退役了。当天夜里就吞安眠药了,是陶轩给他办的后事。陶老板卖了嘉世,手里不少钱,刘皓靠他找我是明智的选择。我只是不明白,既然道歉以为解脱,为何他心中不能放下?有病就去治啊!

人活着,始终是个希望,人死了,不就什么都没了。

也对,我从没体验过“人活着,希望却没了”是个什么感觉,这都是刘皓的报应,可是……

那之后,唉,老实说,有点想。你说我是贱人么?他活着的时候拿他当空气,死后又一个劲儿琢磨他,传说中失去了才知道惋惜?你要是还没投胎,记得看看这倒霉孩子。我吧,长这么大,除了荣耀以外,什么都懵懵懂懂的,是不是有点low?倒不是说不值,是我觉得不够。我的人生,应当比现在还要精彩。联盟的邀请,我想先拖一拖,清明过后是五一,然后是端午,我想那时候再回来,先浪两个月,如果这种生活感觉对,也许我会一直这样下去,没准儿会遇见另一个参差,没准儿帮你活好后半生,但都是没准儿的事儿。反正,你在荣耀里,他们总能在荣耀里找着我。

希望刘皓下辈子投个好胎。你还要留在这里等等我,就当作我的执念,能让壮士一去不复返的那种。沐秋,咱们明年再见。


文中设置的病症叫亨廷顿舞蹈症,绝症,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以刘皓曾经欺负叶修的事实为因,绝症为果;再以道歉为因,却没得到自己想要的果。——虐点。他一直不怎么幸运,遇到了最厉害的队长,却是在这个人身心皆疲的中后期。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