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御用闲人

【10279】千秋岁,暮忘归 完

原地更新不少,欢迎会看剧情

不看也没关系,反正我会发全文的

【叶皓】千秋岁,暮忘归 下

 @泛湖珳舟♪不上六级不改名 没拼过他,红楼梦飞了




这百千年来恍如一梦啊。

尤其是刘皓的表现实在太乖巧了,跟从前简直判若两人。每天早晚都找他问安不说,中午还给自己送小点心……这宝贝徒弟莫不是被什么恶鬼夺了舍?!还知道老实修炼了!要新功法!我天!竟然还要他指点一二这么认真!

叶修一点都不习惯,他习惯的徒弟事早上从来不起床,每天都是被“寻仇”的人找上门躲到他这里来才问个好。然后就跑个没影,但他知道,刘皓会先到兰渚后山烤个什么东西过过瘾。之后再去什么地方浪,他就不知道了,他要第二天有人找刘皓寻仇的时候才知道。

他宝贝徒弟变了个人样的事,令整个芳洲都目瞪口呆。掌门上门问刘皓要之前被他糟践的高阶药草,刘皓撇嘴撇了一下午,晚上默默飞过去帮药童栽种,把那药童们吓够呛,大半夜里将众弟子全都唤醒了来,一同见证了刘皓的“大变化”。第二天,曾经被刘皓欺负过又被叶修欺压过的人全都找上兰渚了。

叶修无奈封山,将众人隔绝在外。被刘皓委屈巴巴的眼神看得发毛。

刘皓觉得还是潜心修炼得了。

叶修觉得还是静观其变好了。


TBC


这“静”也只是持续了半年。

漓涯的剑修黄少天来到芳洲找叶修论道。刘皓没见过他,问过叶修,说他本是个冷情剑客,被漓涯掌门救了一命,误打误撞成了个剑修,一辈子最大的抱负就是想养个剑灵出来,为此每天对着剑自说自话一百遍。刘皓挺服这傻瓜。谁知第二天他去兰渚山门取点心时便碰见了黄少天。

黄少天对着剑说叶修被傻徒弟糊住了眼睛,竟然这么久都没进境,真真自暴自弃。

刘皓一听就来气,谁谁谁谁是傻徒弟!他不是想养剑灵吗?把剑折断看它哭不哭?

黄少天好歹比他大一千岁,岂是他能斗得过的?刘皓受了他一剑,被他逮到叶修面前论理。刘皓汪着眼睛,咬着牙一句话不说。

黄少天便说他偷袭。刘皓怒瞪过去,“你的嘴真是缺个把门儿的!你也给我师傅说说你讲了他什么!你敢吗!”

黄少天还没做声,他的剑便颤动起来,化作一男童,白白净净,“叶先生,好久不见。”

刘皓被这剑灵迷住了眼,忽然就想抱抱他。随即被自己吓了一跳。

叶修见到这剑灵,不由一笑,“这才几年,你长得不错。”

“少天心直口快,惋惜先生修为滞后罢了,并无恶意。小先生见谅了。”他后一句对着刘皓说,然后又转回去,“但你座下弟子背后伤人,却是事实;他技不如人,也是事实;扯平如何?”

叶修无奈地挥挥手,把他俩赶出去了。

他对刘皓说:“你何时能睁眼瞧瞧这吃人的世界?你就知道插科打诨,成日里净给我丢脸!你看看别人都是怎么努力的?周泽楷跟你一样大现在已经能撑起阆畔!我真后悔收了你这么废物当徒弟……”他知道话说重了,但实在是失望,“唉,你好自为之。”

他没罚他。

但叶修知道,对于刚刚勤恳起来想要自己欣慰的少年来说,这失望无疑是最受不了的惩罚。

叶修盼他能懂。

可他忘了,以刘皓的浅修为,生受漓涯黄少天一道剑伤要多久才能愈合。


TBC

那段时光,是刘皓过得最苦的日子。

翠敛天上有很多很多传说,活成传说已经成为每个人的追求。

刘皓也想活成传说,但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所以对传说一直抱着平常心。

那时他才明白,传说就是一掌削你百年修为,一剑刺你痛不欲生。

叶修给的天才地宝对他没甚用处,疗伤用的高阶丹药当糖葫芦吃也没能止痛,刘皓趴在法器上勉强飞到青浦,好歹见了个人影,帮忙擦擦伤口也可。兰渚孤高,只有叶修与刘皓二人,叶修生气了,刘皓怄气了,只能求别人照顾了。

那伤口一直不能愈合,动一动就要流血,刘皓在床上躺了半年多才勉强走两步。期间没去找过叶修,叶修也没有过来找他。

又过了半年,刘皓厉害了些,他时时将伤口冻住,免得走不远就是半身血。只是寒气侵体,总是发烧。

原来黄少天那么厉害。


TBC


开始几天,叶修还想想宝贝徒弟。但是他他淘气,索性晾一晾他,让他长长记性。徒弟又不是宝贝,磕一下碰一下没大碍。后来几天,叶修闭关修炼,决定一年就出关看徒弟。

出关后,在兰渚上根本找不着人,他琢磨着问问芳洲弟子,有哪个见过他徒弟。

掌门说他那徒弟在青浦呆了一年了,叶修都不敢置信。结果找到刘皓的时候,孩子高烧了两天了,腹背上伤口还冻着冰,他身处冰火两重天当中如何能痊愈?

黄少天的剑已经养出了剑灵,受他一剑折寿十年!这喻文州怎能下此狠手?他当即传音质问黄少天,叫他剑灵出来对质。

喻文州柔声细语道:“我以为叶先生当时还不将徒弟救治了?”

叶修哑声恨道:“你耍滑也看看场合!若我宝贝徒弟有丝毫闪失……叶修定上漓涯讨个理吃!”

放话吓唬人罢了,有他在,刘皓怎会有闪失?此番都是他疏忽大意。骄傲一生了,并不差徒弟给的那点欣慰,反倒是他的强求,令刘皓失了本心。

命运若有轮回,定是我知错不改。


TBC

往事在岁月里沉浮。

刘皓小时候调皮,磕磕碰碰是家常便饭,却每次都要哭,非要他用法术止疼。

他不怕痛,叶修知道,他只是想有人心疼。

但是那次剑伤,始终是伤透了宝贝徒弟的心了。他醒来见叶修施法治疗,挣扎着躲开去,“师傅信了那剑灵,那……我就是错了!我错了就要受罚!”

“……”叶修一时无话可说,看刘皓捂着伤口冒冷汗。“你快过来躺下!听不听话?”

刘皓说:“我既然背后伤人,生受他一剑又如何?……师傅也太小题大做了!痛我可忍,怨我也忍!”

“话都讲不利索了!还逞能呢!马上过来躺下!”叶修皱着眉想去捉他,又知他吃软不吃硬,便柔声道:“宝贝徒弟快下来,还叫师傅心疼吗?师傅错了,师傅给赔不是!”

刘皓一听这话就是鼻头一酸,委屈巴巴扑到叶修怀里去了,“师傅是混蛋!“

“……”

后来刘皓伤好了,一直记恨喻文州和黄少天,并且更恨叶修。他倒是潜心修炼了,每天就琢磨着把黄少天胖揍一顿,把喻文州困在剑上不让他出来,叶修就先放一放……他是不敢面对师傅,自请在青浦悟道,立誓除非升至渡劫境界否则不踏出芳洲一步。

叶修还不知道他吗?既然觉得尴尬,那就听宝贝徒弟的,不见就不见。他让掌门多照顾刘皓,自己则是寻个夜晚偷偷去看刘皓,看到他对着月光发愣,彷佛遇见了永久无法解答的疑问。


TBC




那之后的四千多年里,刘皓对叶修也就表面上尊敬,生辰中的寿礼一成不变,总是敷衍一颗固元丹。反倒是叶修经常以送这送那的借口到青浦来看刘皓。少年一日比一日英俊,沉稳,却一日比一日冷漠。这冷漠不是冷冰冰,而是带着个笑模样拒人千里之外。他想心疼刘皓,可是他已经不会受伤了。

他看刘皓看着看着便越来越心疼。

对着他的背影看了很多遍,依旧没够。

不见他时,脑海里也都是想念。

我是不是喜欢上宝贝徒弟了?叶修就这样认真了。但是他犹豫了很久,关于是否向刘皓表明心迹。他想着,干脆不告诉他。于是心情便开朗不少。那个时候刘皓已经是大乘后期的关键时刻。 

他还等着少年。

仍等着少年。

怕是再来八千年,也愿等。

劫云来到的时候,他瞬间飞至青浦,却只看见刘皓满脸惊愕,而后魂飞魄散。

他回忆至此,忍不住后怕,抱紧了刘皓,心中沉痛又不免庆幸。

刘皓想的也是叶修罚他的事,但他想的却是因。是时候报个仇了。



凡间气运都在刘皓心中,知道黄少天对喻文州有情,他还挺愁。

现在他知道为什么自己当初想要抱抱喻文州了,剑灵也是受天地精华孕育而生,与他相亲,理所当然。于是便给黄少天也做了个劫,要他失剑。

剑自然在刘皓手中。叶修被他这一出弄得下不来台,也不知道宝贝徒弟是不是故意做给他看。当初喻文州趁他失望伤神之际撇开责任,怎会料至今时今日被人“拿捏”在手上?

四千来年他还是个男童,长高了一点点,仍是个粉嫩团子。喻文州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刘皓,心中忐忑,但面上冷静自持,“大仙,昔日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

刘皓捂他嘴巴,“你和师傅一样,以为我记仇不是?”

叶修尴尬摊手。

喻文州稍安,故作疑惑。

“你和他已是命中注定。”他点点粉团子的小鼻子,“不要怕我,我其实没什么厉害本事,能知天地运数,却不可改命。黄少天一生顺遂,唯你是他的劫数,空等了你万万年却不得相守。四千多年,在你身上像是过了几个月。你不愁吗?”

喻文州看着他若有所思,不敢信他,却只能信他。“大仙为何出手帮我?”

“闲得。”

“……”

叶修也琢磨半天,这行事风格不似他宝贝徒弟,等刘皓照顾喻文州睡下,他就问他,“你真要帮他们?你可看的见自己的命运?”

“我没有命运。”怕喻文州睡不安稳,特意取了黄少天几根头发,变做小人偶陪他。“我要他历劫,是给他苦吃,是要那剑灵煎熬。就像你在埋骨之地的质问和接受,你问天,天要你明白什么是命。我也要喻文州明白,这是他的命。”

“……你都知道了。”

“什么我都知道。”

“那么我的命,你也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

这哪里不似他的宝贝徒弟?




一生所为几多,错对难辨,终是叫他记在心里。

叶修对刘皓说了,刘皓笑笑,对他说:“凡间的誓言会变成星星,誓言打破便是一场陨落。仙家爱恨由己,却无约束。我帮喻文州也是想看看仙家誓言。”

叶修反驳他:“他们如何映照我们?”

刘皓哽住,面颊绯红,“总之,你且稍安勿躁。”

叶修偏不依,搂住刘皓便吻,结果触感芬芳,掌中只余一牡丹。

刘皓却在对面朝他吐舌头,“你下流!”

他那样子彷佛千年之前的纯真,让叶修险些担不住这悲喜交加。

人生中的失而复得是一场上天赐教,每一种因果都可被视若珍宝。



喻文州的到来让众仙家都觉得有趣,剑灵还没有实体,每天靠刘皓的仙术维持着样貌,日常就是被仙友们抱来抱去。起先他不敢放肆,又一次刘皓找他不见,发了场大怒,那之后这些仙人都过来他的居所玩,再不把他抱走了。叶修有时单独过来,只看着他摆弄小人偶。

喻文州很聪明,他从这些仙友的嘴里知道,叶修飞升的天雷是刘皓帮他挡过的。可是刘皓为什么这么做?喻文州想了半天,决定去刘皓那儿套话。

刘皓头一次见他主动过来,一把将他抱怀里,“仙果就是香,瞧你满身芬芳四溢,多叫人不舍?”

“大仙,我想……我可不可以见一见少天?”

刘皓倒不疑有他,却直接拒绝,“不可以。”

喻文州一时尴尬,心情有些低沉,头正好埋在刘皓肩窝,“我感觉很久没有见过他,他还好吗?”

刘皓心软了不止一寸,“说他过得好,你便安心么?他过得好岂不是不想你?他过得不好你心不心疼?”

“还要多久?”

“我下凡历劫用了六千多年,在天上也就一场梦的功夫。”

喻文州撑起身来看他,“我都要怀疑大仙了。”

刘皓扶他坐在膝盖上,“你这小剑灵又来找我耍滑头吧?”

“我还怎么敢呢?”

刘皓给他摸摸头,小剑灵不太习惯,好在没躲开他。“你不要怕,黄少天过得不好,没了本命剑的剑修命数会减一半,至于你何时能见到他,要看他何时能看透。“

喻文州听后松了口气,跟他想象的差不多。”大仙为何成了大仙?叶先生是何时飞升的?”

“唉,我本就是着天上第一,等了不知多久才有了第二、三、四……,叶修是在我渡劫失败后飞升的,他那时被流放到埋骨之地,心境变化很大。”

喻文州一下抓紧了刘皓的胳膊,“大仙,是不是?是不是少天渡劫会失败?然后我就见到他?我不要这样!求大仙……”

“喂喂喂,不要想太多啊!”刘皓又摸他的头发,“我说的’看透’是飞升,看透天道才会有进境。”

“所以?”

刘皓站起来,给喻文州揣在胳膊上,“所以他会飞升成仙。不担心了吧?”

没成想喻文州更紧张了,眼眶鼻子都红了,“他们说,叶先生飞升成功是因为大仙帮他挡下天雷,少天没有人挡天雷怎么办?”

“你是……拐弯抹角儿让我帮他?”刘皓摇摇头,“我帮师傅,是为了自己,并非为了师傅。我如此说,你可明白?”

喻文州想了想,郑重点头。“大仙也是为了见一见师傅吗?”

“你这家伙,今天到底是开窍还是不开窍?”

“嘻嘻,我想少天嘛。”

刘皓刮他鼻子,“快别跟我撒娇,不吃你这套!”

“所以你为什么要挡那几道天雷!?”是叶修,他突然出现在刘皓面前。刘皓下意识看向喻文州,见他也吓得不轻,便叫他先回去。

喻文州的确吓得不轻,但他怕的是他“套话”被发现啊!不明觉厉!




叶修想他毕生所求,一开始求的是飞升,后来求的是刘皓。不求飞升的时候,偏偏遇上了。难道不求刘皓了,也能得他真爱吗?叶修不敢做这种假设,他已经失去过一次,一次便如死去活来。

“你是故意的?”

刘皓没说话,脸上微笑。

叶修冷笑,“仙友说起我是唯一一个修真飞升的仙人,我就该想到上苍怜悯!怎么会随随便便劈死我这悟道的第一人!?”

“你生性顽劣,屡教不改,你可有想过!可有?你捱得过去吗?那你没捱过去那道呢?”

刘皓这下笑不出来了,叶修提起这件事,他心有愧疚。“他们嫌我历劫太久,借着这道雷将我召回……并不是真正的魂飞魄散。这六千几年,你把我护得严实,否则我早该回头。”

叶修不知道说什么,皱着眉隐忍不发。

“因天道知我替你挡雷劫,所以劫云生猛。否则我怎会将元神祭出?你可还记得你给我的天才地宝?”

叶修瞪他一眼,“你也不用解释,我听不进去。”

“我天生杂灵根,五行皆能修,你就不觉得奇怪??”他走近叶修,张开手将他抱住,“我挡你的劫就是想让你知道,魂飞魄散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

叶修脸上一片空白,“你想让我释怀?”

刘皓在他耳旁点头,“不止如此,我还想撒娇的时候有人心疼。”

叶修险些掉眼泪。

刘皓脸上泛起红光,“你飞升前,我看过你的命数。”

“你怎么交代?”

“所求皆偿。”




喻文州是听完才回去的。

他想知道大仙所说的看透是什么。

回来后的这些日子也一直在想。

想不出来,他又求刘皓他见一见黄少天,刘皓没答应。

喻文州问他为什么,刘皓什么都没说。叶修也什么都没说。

喻文州有些心灰意冷,但他只是一把剑,没了主人的力量,他连个子都不长了。他只是一把剑啊!这难道是命吗?说什么苦苦等了我万万年,再等个万万年我也只是一把剑啊!我为什么只能是一把剑!我也想成仙做人!我要做人!我要见黄少天!我要跟他在一起!

他感觉什么东西从身上浮了起来,抬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魂体!一阵风就把它拂散……喻文州大惊,“不要!”

“不想做剑灵,为什么喊不要?”

喻文州闻声回头,身后是刘皓。“我……”

刘皓抱了抱他,说:“我将你偷来之后,黄少天就不会说话了。现在你有了实体,去助他飞升吧!不过,你可不要挡他的雷劫,免得真正灰飞烟灭。”

喻文州已然欲泣,推开刘皓化身为剑向下界飞去。

刘皓又回头冲叶修发飙,“让你停下,你就停,又不是躲你!至于吗!我再晚来他别走火入魔!”

“来,回来接着睡。”

“。·°°·(>_<)·°°·。”



床戏会有的,过两天吧


“叶先生”致敬长夜那和谐不掉的wp @混沌中立阵营的走狗Ⅹ 催更一发


评论(9)

热度(44)